法治之光何时驱散地方黑恶势力的阴霾?

2022年07月04日 16:58:23  来源:大众新闻网
 

 日前,媒体接到地方红安县及黄梅县龙感湖管理区多名群众反映,以李某华、赵某军为首的十余人,二十多年来,称霸一方,为非作歹,对当地人民群众实施多起严重的非法侵害行为,当地群众敢怒而不敢言。

  据群众及被害人提供的材料中可了解到,李某华、赵某军等人违法乱纪的行为有以下几点:

  一是在个别领导的帮助和干预下,通过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案件,诬陷受害人挪用资金;在受害人被非法羁押期间,迫使其签订不公平协议,变相掌控公司,以达到其侵占公司巨额财产之目的。

  地方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地公司)于2011年5月5日成立,系红安县招商引资的企业,曾元华持股51%,由其妻子吴一莘代持,李胜华持股49%。

  李胜华等人在管理盛地公司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性和其女儿李某及其掌控的地方省龙感湖帝龙高科技农贸有限公司恶意串通,侵占了盛地公司巨额资产(市场评估价值2.58亿元)。

  2019年3月,盛地公司将该案件起诉至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年9月,黄冈市中院认定“李胜华以关联交易方式占有公司财产,符合公司法规定的抽逃资金行为”,判令李胜华等人将其侵占资产归还盛地公司。

  后李胜华等三被告上诉至地方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李胜华为侵吞公司资产,通过刑事手段,诬陷曾元华挪用公司资金。在其背后保护伞的人为干预下,此案被违规立案。

  曾元华被羁押期间,李胜华多次试图借助背后保护伞的势力坐实诬陷其罪名。黄冈市检察长及省高级检察院副检察长了解该案后,都支持不予起诉,可红安县检察院还是出具对曾元华以挪用资金罪判处实刑的建议书,将该案移送至红安县人民法院。法院再次要求,必须拿到李胜华的谅解书才可能判缓刑。

  据知情人透露,在李胜华等人的保护伞势力施威压力下,曾元华被迫与李胜华进行和解。个别领导在背后操纵,与李胜华串通一气,拿出一份与案件无关且及其离谱的《协议书》,变相以不签署就判处实刑为要胁,迫使曾元华认罪,签署不公平协议,最后还被判决缓刑三年,强行制造了一桩冤假错案。

  被迫签署协议后,李胜华便利用掌控公章便利性,及其父亲李某章是法人代表的身份,不顾大股东和原法人代表的反对,到地方省高院对其侵占公司资产的案件进行了撤诉。

  据了解,自2020年11月19日起,李胜华等人掌控盛地公司后,除了家族成员,还利用开高薪,任高管等方式招收了大批闲散人员,,以让员工入股获利方式,笼络人心,吸收了大批员工为其所用。盛地公司的控股股东曾多次要求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但李胜华却操纵员工刘某新、周某、黄某、卢某芳等人恶意阻挠,拒不交付,非法控制公司,严重侵害控股股东的合法权利。

  李胜华等人利用掌控公章及网银的便利性,在盛地公司大股东及曾元华不知情的情况下,伙同公司高管、财务擅自转款挪用已达数千万元。

  且李胜华虚构工程名目,未经公司股东会通过,就擅自与武汉市朗阁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签署巨额工程合同,以此从中获益;擅自更改盛地百货公司店面,将大多数的店面都登记在其控制的员工黄某,张某丽,赵某军等人名下,以此方式大肆侵占、转移公司巨额资金和资产。

  实际上在数年前,李胜华就以其近亲李某,沈某珍,赵某军,毛某的名义非法侵占盛地公司多套房产,一直未予归还。包括2021年期间,因盛地公司一名黄姓保安不幸猝死,李胜华对外谎称赔偿了家属一百多万元,实则家属只得到了20万。

  且李胜华曾利用负责盛地公司工程业务的职务便利,以报销工程款名义收受山河集团建筑总承包商陈某的回扣五十万元。

  据称,李胜华这样变相侵占,转移公司资产的行为还有很多。

  二是利用行贿手段,使一些公职人员充当其保护伞。2012年,黄冈市龙感湖区原场长、主任陈某发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据称,陈某发供述李胜华曾向自己行贿20万,李胜华于2012年5月被刑事羁押审讯15天,也如实招供行贿20万是用于感谢陈某发助其获取龙感湖某龙工业园区土地一事,但在其保护伞的操作下,李胜华等人逃脱了法律的制裁。2021年,有关群众依法向检察院对上述行为进行检举,后检察院将该信函转到黄冈市纪委,但是在李胜华、赵华军保护伞运作下,至今未予处理。

  据龙感湖当地知情人透露,李胜华为了获取土地复垦项目,曾向土地局的相关领导梅某、杨某行贿,后杨某还被纪委调查,被处于刑罚,可李胜华却在背后保护伞运作下,逃避了法律制裁。

  2021年4月初,原红安县县委书记余某武,也曾在县委常委会上亲口承认,他老家麻城的房子维修和门口道路修建是李胜华出的10万元,只不过是给村里,由村里开的收据。

  三是私刻公司印章,制造虚假资料骗取银行贷款,进而高利转贷。

  据反映,自2005年起,李胜华伙同赵华军、员工张某、财务熊某萍等人,通过一系列虚假材料,将帝龙公司包装成省农业龙头企业,并以此为载体,虚构贷款用途,用名下多家公司关联交易,制作虚假财务数据,以此骗取了大量银行贷款,进而以获取的资金在民间大肆高利转贷。

  其中,2016年1月,李胜华隐瞒公司股东及高管,用属于盛地公司的沃尔玛广场商铺作为抵押物,伙同赵华军私刻沃尔玛企业公章,指使赵华军,余某峰(原红安县县委书记余某武亲侄子)佩戴假工牌,冒充沃尔玛公司高管,冒用沃尔玛名义签署虚假协议,以其实控地方邦业饲料有限公司名义向地方黄梅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龙感湖支行骗取贷款1000万。2018年7月,用以同样的方式骗取了当地工商银行贷款1000万。

  据当地群众反映,李胜华等人除了利用获取的贷款在当地高利转贷以外,还利用当地农民和公司员工名义在银行开具大量信用卡,金额高达上千万;同时低息吸收公众存款,再高息放贷获利。

  通过各种“暴力”“软暴力”手段垄断工程,及虚假围标、串标达到牟利的目的。于2004年起,李胜华利用其亲属梅某(龙感湖区农场场长、电力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性,用各种暴力,非暴力手段,强揽垄断大量的龙感湖电力公司工程,及龙感湖管理区农场工业园区的市政工程。

  约2005年,李胜华为了垄断当地煤炭供应市场,指使赵某军等人将当地税务人员陈某殴打致重伤,导致陈某眉骨,锁骨,肋骨多处爆裂骨折,受害者当年还在街上拉了大字报,当地人尽皆知。可最后李胜华却被背后保护伞庇护,未被追究任何责任。

  2021年3月,李胜华用其名下公司高价竞拍龙感湖青泥湖办事处小圩湖田项目土地经营权,中标后故意弃标,与其他投标单位相互串通由其顺位中标,之后向其收取被没收的保证金及五十万“好处费”,据了解,李胜华打给龙感湖交易中心的保证金也是从红安盛地公司挪用的款项。

  四是欺行霸市,欺压百姓,常年以暴力手段胁迫商户退场,破坏当地生产经营,侵害百姓利益,侵吞群众资产。李胜华、赵华军等人在掌控盛地公司后,指使公司高管刘某新、黄某、卢某芳、周某、林某娟、刘某乐等人,在红安一带欺压百姓,常常对在盛地广场摆摊的小商贩暴力驱赶,甚至殴打妇女、强行打砸,故意毁坏商贩财物。

  

被欺压的路边小贩

  2021年起,李胜华等人利用各种暴力、软暴力手段,驱赶了大批盛地公司商家,不顾合同有效期,以强迫加三倍租金,停水停电,打砸店铺,强迫交易等手段,逼迫了大批商家退出经营,比如汉方美容美甲店、慕思床垫、金六福、中国黄金、玩具城等商家。

  李胜华指使盛地黄某、刘某新及大批公司员工,对曾在中央首长家工作的退伍军人何林波及亲戚共同投资的多家店铺内(上岛咖啡,爱乐园儿童乐园等店),采取持续滋扰纠缠,断水断电,锁店铺门等违法手段,甚至指使手下剪断公共区域监控,纠集几十人,暴力打砸仍在营业中的多个经营场所,将店铺强行拆除!

  后在县公安局不予受理的情况下,何林波这才依法向中央实名控告,可让人疑惑的是,中央领导及省级领导都签批了,可至今公安机关都未对参与打砸的人员作出处理。

  

被砸坏的游乐场大门_00

商户的店铺被打砸(部分)

  据多名受害者及群众反映,李胜华等人不但在红安县如此,数二十年来,在龙感湖管理区,也以同样手段欺压了众多当地商户和农户。

  2004年,台州商人王某来龙感湖管理区投资房地产开发生意,李胜华等人利用当地的势力,获取了该公司的工程总承包业务,继而占股,而后又做通当时龙感湖工商局个别领导关系,用极低的价格获得全部的开发公司股份,乘台州商人醉酒之际连哄带骗署股份转让协议,以此侵吞了王某资产。

  为了逼迫商户退租,强占农户土地及庄稼,李胜华指使帝龙公司赵某军,张某(跟李胜华二十多年,负责收账讲数)等人对在龙感湖管理区开小卖部及照相馆的王某华,黄某等人,进行滋扰纠缠,送花圈恐吓等方式,逼迫他们退租;利用同样的手段,在龙感湖三分厂工业园区域,强占农户土地,霸占农户种植的农作物,强收了多家农户的鱼塘。

  五是常年在龙感湖管理区一带横行霸道,妨碍公务,聚众斗殴。

  据当地群众反映,李胜华在承建龙感湖管理区老派出所小区工程时,拒不服从当地城管执法,纠集了大批社会闲散人员对执法人员围攻辱骂,李胜华本人还拿铁棍打砸城管车辆,此事在当地影响恶劣,李胜华因此被当地政府撤销了政协委员一职。

  而当地政府行政管理部门因环保、食品安全问题,对李胜华等人经营的公司例行检查的发现的违规违法问题,也都被李胜华背后的保护伞一一化解。

  2006期间,李胜华等人在帝龙公司开发建设的常青社区,因商铺租赁问题与租赁方严某伶发生纠纷,指使公司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强行清退租户,并围攻殴打,致多人受伤,听闻还有一人在案发后死亡。

  李胜华等人在其开发建设的帝龙工业园建设围墙时,因青苗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纠纷,李胜华等人纠集了大批闲散人员,对村民围攻殴打,至多名村民受伤,据称一名村民手被砍断。

  李胜华、赵华军等人还蓄意破坏消防安全设施设备,组织人员殴打恐吓红安县群众。

  2021年7月,李胜华指派手下蓄意破坏盛地公馆电梯五方对讲和监控线路,剪断电梯线路,导致监控无法显示,发现业主被困电梯却故意不通知金水源物业公司管理人员,甚至恶意阻挠技术人员进入工程部进行检修;7月23日,上百名业主联名写信控诉,要求公安机关依法侦办,却一直无果。

  

业主联名信_1_00(1)

业主联名信_2_00(1)

业主联名信(部分)

  为了打击报复,2022年5月起,盛地公司李胜华,赵华军,刘某新等人组织开会部署,指使盛地公司保安队长黄某,周某,纠集多名保安及盛地工作人员,多次聚众造势,围堵在地方金水源物业公司的前台工作区域闹事,并对工作人员进行辱骂,恐吓。

  

黄某,周某等人聚众闹事

  2022年6月6日,李胜华,赵华军,刘某新等人,指使黄某,周某带头,纠集了十多名保安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公然暴力殴打伤残退伍老兵,掌掴妇女,扬言“把他们闷死在电梯里”。

  

受害者被殴打图片

物业公司被殴打受害者

  同时,李胜华、赵华军等人伙同红安县村霸故意毁坏财物,强占盛地公馆二期小区绿化用地违建别墅,激起广大群众(几百户业主)强烈愤慨,违建屹立数年百姓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李胜华、赵华军曾向红安县当地放高利贷的黄某诚借了二千多万,后其利用职务便利,将盛地公司商铺房产证抵押给黄某。并以此默认纵容黄某诚与村霸冯某勇,违法占用小区康乐设施和绿化用地,违建私人别墅。伙同黄某诚及冯某勇,对投诉违建的业主采用贴身跟随、吊线等方式阻止投诉举报,黄某更是用物业公司程某子女的人身安全予以威胁恐吓。

  

侵占小区绿化用地违建的别墅

  根据诸多事实不难看出,李胜华等人早已在地方省龙感湖管理区、红安县一带根深蒂固,势力盘根错节,为何当今法制社会还会出现如此令人窒息的阴霾?

  目前,媒体部门已与多名受害人联系核实事件的真相,希望该黑恶势力能够依法早日得到严惩!媒体也将持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来源链接:http://gd.dzshbw.com/2022/xinwen_0704/400289.html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