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的复函会影响司法公正

2022年06月25日 13:55:4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来源:中国新报融媒网

  导读:2022年5月8日,东南看点网以《自家院内自主防卫被判决寻衅滋事 执法者以权压法制造冤假错案》为题披露了河南商丘房开老板谢银宽与王贺涛(涉恶已被判刑)、韩建华、杨素莲、何宗明等人因借款纠纷及入宅“捡东西”的事引发发生肢体冲突。2020年全国扫黑除恶风暴中,谢银宽与几人的纠纷案件虽然事隔几年,但还是被商丘市梁园区法院认定为恶势力团伙,梁园区法院判决谢银宽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20万元的报道。

  近日,谢银宽再次向记者反映,商丘市中院二审开庭后,在检察院公诉此案的公诉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复函,该复函与庭审时公诉人员发表的意见相违背,涉嫌虚假。接报后,2022年6月10日,记者亲临商丘市针对东南看点网发表的《自家院内自主防卫被判决寻衅滋事 执法者以权压法制造冤假错案》报道进行了深入的采访。

  蹊跷:“复函”出笼当事公诉人居然不知情

  河南省商丘市的谢银宽近日寝食难安,如坐针毡。按他的说法,这一切源于他获得了一份2021年11月17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向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复函,函中内容与庭审时公诉人员发表的意见相违背。内容显示梁园区人民检察院抗诉,谢银宽、余传超、余诚诚、李传刚、候红志提起上诉的寻衅滋事、骗取贷款、非法侵入住宅一案,我院认为梁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恶势力犯罪。

  

  复函

  谢银宽认为该《复函》所载内容与已经查明的案件事实相悖,有碍于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当即联系了在商丘市中院二审中出庭公诉他和李传刚等人的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员李宪章。听闻谢银宽的询问,公诉人李宪章明显感到吃惊,“蒙圈”的表示他并不知晓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检查建议书的复函,更不清楚《复函》内容。

  商丘市检察院出具与案件事实相悖的复函,承办案件的公诉人居然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猫腻”。为此,他网上搜寻了众多媒体,最终选择向中国新报投诉。

  祸起: 几桩纠纷全部发生在自己的大院

  根据谢银宽的梳理,给他带来牢狱之灾的无非就是2015年6月20日,其妻余秀粉前往自家仓库碰见居住在此地何宗明讨要帮其代收的租金发生纠纷,被当地法院认定为非法入侵住宅罪;与王贺涛发生借款纠纷,王就指使刘国强等人采取带有侮辱性的白布条幅、张贴小广告、撒传单的形式找他讨账对他本人及其公司造成负面影响,该公司员工余诚诚、候红志、李传刚驾车与王贺涛相遇发生纠纷,该事件睢阳区法院及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王贺涛为恶势力犯罪,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及杨素莲涉嫌偷拿自家纸被子,双方家人发生口角及肢体冲突,韩建华带领其家人和几十个纹身、拿着砍刀叉子的社会不良人员到皇家别墅暴力讨债,均被当地法院认定为寻衅滋事罪。谢银宽说,除王贺涛暴力讨债事件外,另外几起全部都是发生在自己的皇家别墅大院内。

  面对媒体,谢银宽讲述了几件纠纷的来龙去脉。他说,从 2010年6月份,何宗明就在皇家别墅大院帮他看家,居住于门卫房。在谢银宽一家不知情的情况下,何宗明私自把别墅大院空地及其他空房租赁给他人,每年收取租金几十万。2015年5月11日,谢银宽给何宗明结算了24万元的看家工资,约定双方自签字交接后再无任何关系,时隔一个多月即2015年6月20日何宗明、孙云华又去皇家别墅拿东西,谢银宽之妻余秀粉与孙云华发生冲突。

  2014年7月份左右,谢银宽向王贺涛借款420万,借款到期后,由于资金紧张,一时无力偿还,王贺涛就指使刘国强等人到谢银宽、余传超开发建设的银基花园、商丘市金世纪广场、文化中路与中州路东郑州银行门口附近、坞墙乡的信用社门口和超市门口、327省道与环乡交叉口处采取带有侮辱性的白布条幅、张贴小广告、撒传单的形式讨账。2015年10月13日22时许,该公司员工余诚诚、候红志、李传刚驾车与王贺涛相遇发生纠纷。 2017年10月8日16时许,杨素莲“路过”商丘市唯阳区“商”字西向北皇家别墅,见别墅有纸被子,准备“拿”回家时被谢银宽发觉,双方发生口角,后双方家人均赶到现场,发生肢体冲突,互有受伤。经当地相关部门调解,民事部分取得谅解。

  2016年10月20日,韩建华打电话向谢银宽要账,双方发生口角和争执,后双方家人在皇家别墅谢银宽家门口发生肢体接触,互有伤情,在公安机关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再无任何纠纷。

  2020年初,全国掀起扫黑除恶风暴,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区新城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骗取贷款对谢银宽进行刑事立案,后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案件移交到梁园区侦办。同年5月,谢银宽被商丘市梁园区检察院取保候审。8月,谢银宽及其妹夫李传刚、妻弟余传超、侄子侯红志、余诚诚被梁园区检察院起诉到梁园区法院,12月,梁园区法院作出(2020)豫1402刑初514号刑事判决,认定谢银宽等属于恶势力团伙,判决谢银宽犯寻衅滋事罪、骗取贷款罪。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两年,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20万元。

  谢银宽认为几件纠纷均在公安机关的协调下,已经结案处理,时隔多年,旧案重提,对他和几人“乱”扣罪名,梁园区法院作出的判决不公正,几人没有低头认罪,均进行了上诉。

  定罪:公诉人意见遭漠视似空气

  2021年2月4日,对于谢银宽来说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他清晰地记得,商丘市中院二审他和李传刚等人寻衅滋事一案时,出庭检察员李宪章当庭发表意见,认为谢银宽与王贺涛债务纠纷由王贺涛暴力讨债犯罪行为引发,睢阳区法院及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王贺涛为恶势力犯罪,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而时隔4年后的2019年,梁园区法院置睢阳区法院及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对王贺涛的判决而不顾,竟然调转风向将谢银宽作为犯罪人员追究刑事责任,恶势力犯罪分子王贺涛竟然成为被害人。同样是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一份判决显示王贺涛系恶势力犯罪,一份判成受害人。出庭检察员李宪章认为如此判决,实在荒唐。

  

  判后答疑

  商丘市中院二审认定的寻衅滋事犯罪,出庭检察员也当庭发表自己的意见。他认为:“2017年10月,杨素莲非法闯入谢银宽的皇家别墅院内“捡”东西,在装满一三轮车杂物准备离开时,被谢银宽发现一言不合发生口角。后双方家人赶到现场发生厮打,均有不同程度受伤。二审出庭检察员认为:此起事件,双方当事人在公安机关的组织下当时已作调解处理,时隔三年,一审法院又把此起事件再评定认定上诉人构成寻衅滋事犯罪,与事实和法律不符,缺乏证据支持。

  2015年6月20日何宗明及家人强行非法闯入谢银宽的皇家别墅,与其家人引发语言和肢体冲突,互有轻微伤,系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犯罪行为。一审时,谢银宽及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能够证明皇家别墅归属权属谢银宽所有的房管土管部门办理的相关证件,但一审法庭没有采信。二审时,谢银宽及辩护人再次提交了皇家别墅地块相关证件经当庭质证查验,证明皇家别墅归属谢银宽所有。司法机关不但不追究何宗明及其家人的刑事责任,反倒将谢银宽的家人按寻衅滋事追究刑事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构成寻衅滋事罪,并判处刑罚,属认定事实有误,定性不准,判决失衡。

  2016年10月20日,韩建华带领其家人和几十个纹身、拿着砍刀叉子的社会不良人员到皇家别墅找谢银宽暴力讨债,发生纠纷,双方互有轻微伤。该起事件时隔多年,双方已经和解,社会矛盾已经化解。一审法院又以寻衅滋事罪定罪,既没有法律依据,也与本案事实不符。

  

河南省商丘中院二审法庭笔录

  记者获得的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二审的“法庭审理笔录”显示,其时间是2021年2月4日,询问人是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阮传科、柳中庆、程伟。法官助理,徐留敏,书记员常佳怡,接受庭审的人有谢银宽、余传超、李传刚、候红志、余诚诚。

  笔录记载:梁园区人民法院的(2020)豫1402刑初514号刑事判决书收到了吗?是否上诉了?收到了,我上诉了。此外,笔录中有出庭检察员:非法侵入住宅不构成。骗取贷款两笔做了不起诉,一笔已经还清了,剩余的有抵押保险,不会造成损失,不支持梁园区的抗诉意见。对四起寻衅滋事能否认定为犯罪的问题,四起寻衅滋事均是事出有因,不构成寻衅滋事。非法侵入住宅,关于该住宅从现有证据来看可以基本证实皇家别墅为谢银宽的财产,何宗明是其雇佣的人员。证据能够证实何宗明是为谢银宽看房子的人,构成非法侵入住宅证据不足,建议庭后审判长一起现场查看。骗取贷款抗诉理由不成立,不符合涉恶的四大特征。第一起寻衅滋事最多是单起毁财犯罪。请法庭根据查明的事实评判。

  口碑:乐善好施获群众力挺

  在商丘市唯阳区坞墙镇南毫村,提起谢银宽,当地老百姓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既是商丘市永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商丘市银基置业有限公司出资人、中外合资商丘宇赫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营管理人,又是具有爱心的企业家。

  “每次开完庭,村里都会有不少村民在打探谢银宽的案情,生怕他有牢狱之灾。”南毫村一位自称80余岁的老爷爷告诉记者,这些打探他案情的村民都是曾经受过谢银宽恩惠的人,他们绝不相信谢银宽会属于恶势力犯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谢银宽热心公益,致富没忘穷乡亲。谢庄小学刚修建起时,村口东西路及南北路全是泥巴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坑坑洼洼,孩子们上学很不便。谢银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孩子们修一条宽广的康庄大道。2013年,当他刚有点钱时,就急不可耐地回到村里自掏腰包请来建筑施工队,买来河沙水泥,将村口东西路及南北路全部进行了硬化,并安装了路灯。

  乡下,基本没有文化生活。为了让村民们有个活动场所,谢银宽再次拿出积蓄,将村委会办公楼前的草坪进行了硬化,并安装了健身器材。从此,茶余饭后,村民们也到活动广场跳上了坝坝舞。

  “如果没有谢银宽,谢庄桥就不会加宽”。南毫村党支部夏书记说,从她记事起,谢庄桥就很窄,村民们下地耕作时,牛车、马车根本无法通过,是谢银宽出钱把谢庄桥俩边加宽,如今不但过牛车、马车连轿车也在通行。说起谢银宽的好事,围观的村民叽叽喳喳滔滔不绝,举不胜数。

  有村民清晰地记得,好多年以前,冯桥镇有个穷人家的孩子考上大学,由于没学费,孩子都打算放弃学业,准备出门打工,又是谢银宽无偿捐助孩子上的大学。这样的好人怎么会涉恶,一定是有人在整他,如果法院判谢银宽涉恶势力,我们决不答应,一定会联名反映为他讨回公道”。村民们异口同声说。

  直面: 采访当事法官及检察官遭拒绝

  针对蹊跷的检察院复函,记者致电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法庭阮传科,阮传科声称院里有规定,法官接受记者采访必须经院里宣传中心批准,否则不得私自接受采访。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李宪章电话里明确告诉记者,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时他的检查意见是谢银宽等人涉及的案件不符合恶势力团伙,他在商丘市中院二审中当庭发表的意见就是他现在的意见,至于后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何故由又弄出一份蹊跷的复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知情。该公函是否如谢银宽所分析地涉嫌虚假公函,记者连续拨打了商丘市原中级人民法院陈殿福院长的电话,直到记者发稿时,商丘市原中级人民法院陈殿福院长也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对于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复函,到底是不是虚假公函,通过对公诉人李宪章的电话采访可以确定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知情。2021年12月,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1)豫14刑终49号刑事判决,认定谢银宽等人属于恶势力犯罪判决:驳回检察院抗诉,改判谢银宽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其他人的刑期不变。2021年11月17日,在出庭检察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再次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复函:“梁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恶势力犯罪”遭到谢银宽的质疑。判决下达后谢银宽等人委托家人多次去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找阮传科要判后答疑均遭到拒绝。

  后记:在记者写稿时,谢银宽打进记者的电话,声称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的出庭检察员当庭发表的意见引起商丘中院的重视,商丘中院召开了四次审委会研究本案,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本案不构成犯罪,该院主要领导拒不听取审委会其他成员意见,搞一言堂。2021年12月,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1)豫14刑终49号刑事判决,认定谢银宽等人属于恶势力犯罪判决:驳回检察院抗诉,改判谢银宽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其他人的刑期不变。2021年11月17日,在出庭检察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再次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检查建议书的复函:“梁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恶势力犯罪”遭到谢银宽的质疑。判决下达后谢银宽等人委托家人多次去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找阮传科要判后答疑均遭到拒绝。

  他希望中国新报的报道能引发众多读者的关注,谢银宽电话里所反映是否属实,中国新报将持续关注。(记者 曾桦 摄影报道)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