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投资疑被设局身陷囹圄 专家呼吁重建周口营商环境

2022年06月14日 12:19:41  来源:搜狐
 

  2022年上半年,再次爆发的局地疫情给上海、北京和郑州等地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形势严峻,出行困难,可浙江商人章青荣的家人却不得不继续游走于郑州、周口和北京这几个城市,因为章青荣自2020年8月起被羁押在周口已经二十几个月了。他因普通经济纠纷被立案,期间当地检察院曾三次退回补侦,一次延长审查起诉时间,6月上旬,该案一审在商水县法院开庭,结果尚未得知。

  章青荣的家属和律师均认为,“章青荣身陷囹圄的原因是企业经营上的经济纠纷,却被其合作伙伴朱某杰设计陷害,周口市某些地方官员或明或暗地联手参与其中”、案件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根本上升不到刑事案件的高度,“某些职能部门积极参与,推波助澜,背后恐有巨额利益输送,也许会成为周口市‘彭如祥、杨瑞’案的另一个翻版”。

  他们不断地向周口市、河南省、国家有关部门和媒体反映,不仅仅是为章青荣申冤,更是希望历史悠久、有着“华夏先驱、九州圣迹”美誉的周口市官场风气好转、营商环境改善,因为他们的亲人章青荣将人生最好的十年贡献给了周口,不希望终生遗憾。

  投资周口遭遇经济纠纷

  

图片说明:2005年,章青荣在西华县投资的新时代广场项目

  2005年,曾经的退伍军人、浙江商人章青荣应当地政府招商引资邀请前往周口投资,在西华县成功投资建设了新时代广场项目。建设西华县新时代广场时,章青荣认识了郑州天友设计院的焦颖颖(男),工作接触过程中两人成为了好友,在工作上也是能力互补的好搭档。

  2009年,焦颖颖带着周口市项城人朱某杰找到章青荣想找其借款500万元。朱某杰早年以收芝麻为生,后来在拿下了周口市最炙手可热的一个地块——原周口师范学院。他找章青荣借钱,要在周口师范学院旧址开发金泰王朝房地产项目。做过皮革生意,卖过柴油,吃过不少苦头的章青荣与朱某杰的经历产生了共鸣,出借了500万元为朱某杰救急。后来因该笔借款逾期无力偿还本息,朱某杰提议章青荣入股其周口房地产项目,并将郑州金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公司”)20%股权以干股形式转让给章青荣,并保证以年薪100万元聘请章青荣为总经理,主要工作是帮其“为周口金泰王朝房产项目融资”,邀请章青荣正式入伙。

  

  

图片说明:金泰王朝项目占地98.33亩,位于周口中心位置,紧邻三甲医院

  考虑到借款收回困难,金泰王朝项目开发前景看好,章青荣接受了朱某杰的邀请。2010年8月,朱某杰将金泰公司20%的股份转让章青荣,又把20%股份转让给了焦颖颖,剩下60%的股份也交由焦颖颖替朱某杰代持,并将金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章青荣。至此,朱某杰、焦颖颖和章青荣成为合伙人和股东,朱某杰仍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现在看来,当初朱某杰把60%的股份交给焦颖颖代持,同时又把公司法人换成章青荣。后来才知道,转让股份的时候,朱某杰正因为巨额行贿嫌疑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这一招金蝉脱壳的招术既逃避了日后风险,也为以后的诉讼做了铺垫。”熟悉此案的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

  

图片说明:章青荣汇华农公司600万元

  在该项目运作期间,为配合金泰项目融资,三方还成立了一个关联公司——项城市金泰粮油食品有限公司,章青荣又实际借款给该公司600万元。

  2012年至2015年,负责为公司融资的章青荣为保证金泰房地产公司正常运转,先后多次为金泰公司拆借短期借款用于银行还贷及公司周转,累计金额高达4400多万元。2015年后,金泰公司先后归还了部分本金及利息。

  2015年,金泰粮油公司曾向中原银行周口分行贷款600万元并以金泰房产公司所开发物业作为抵押担保,并由三股东提供连带责任。后因金泰粮油公司无力还款(或者不愿意还款),周口市中院未拍卖贷款协议中抵押的金泰房产公司房产,却于2019年10月将章青荣在上海的一套别墅拍卖后划走1207万元、并从章青荣个人银行卡划走103万元。这两笔款项均划转至中原银行周口分行用以偿还金泰粮油公司贷款,共计划走1310万元。同时还把章青荣老家温州的几处房产给予冻结至今。

  朱某杰是周口当地人,焦颖颖和章青荣却来自外地。由于朱某杰在公司经营和财务管理上的混乱,导致朱某杰、焦颖颖和章青荣三人在公司管理上产生多项重大分歧与矛盾,之后的几年间,三人就股东确权、民间借贷等诸多问题多次起诉至法院。期间焦颖颖和章青荣曾多次通过第三方想与朱某杰协商解决并缓和关系,但朱某杰均不理不睬。

  2017年6月,章青荣经第三人魏某学与朱某杰协商沟通后,几位股东共同签订了《金泰公司股份转让协议和朱、焦、章三股东清算三方协议》。根据该协议约定,金泰公司财务对章青荣的出借款及利息进行核算,并将之前约定的100万元年薪也一并算清。事后经公司财务制表确认及魏某学签字确认上述两笔款项的数额,即金泰公司应欠章青荣借款及利息共计1640万元,工资880万元。

  2017年7月,郑州金泰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章青荣变更为朱某杰之子朱某辉,财务账册和公章等交给了第三人魏某学。事实上,章青荣自入股金泰公司,主要承担的是企业融资的责任,没有参与过周口金泰王朝房产开发项目的经营管理,也从没有对财务安排签字,其法人身份实际是空头挂名。

  出乎章青荣意料的是,朱某杰父子俩在完成上述操作后,于当年9月以金泰公司名义将章青荣起诉至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要求其偿还“借款”1280万元。

  这笔1280万元借款是否真实存在?金水区人民法院摇号委托了郑州精诚联合会计事务所进行财务鉴定。该会计所鉴定后认为,“金泰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具有多套账目,财务资料不完整,无法确定金泰公司和章青荣的资金往来。”

  熟悉此案的法律人士表示,上述结论也就意味着朱某杰没有证据打赢官司,之后朱某杰不得不撤诉。

  经济纠纷被立案 疑被地方围猎

  2018年9月,借贷官司起诉不成后,朱某杰到金泰公司注册地——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报警称:章青荣和焦颖颖职务侵占。该局经过长达5个月的侦查后认为,这是股东之间的经济往来,属商业纠纷,并做出“不予立案决定”。郑州立案行为碰壁。

  经过一年多的精心运作,朱某杰于2020年在周口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以相同案由再次报案。蹊跷的是,同一个案子在不同城市竟遭遇到“不同待遇”:周口市公安局很快以涉嫌职务侵占的罪名进行立案,2020年9月8日,章青荣被刑事拘留;10月6日,检察院对章青荣进行了批捕;12月21日对章青荣实施“监视居住”。2021年2月10日,对章青荣实施第二次批捕。

  据了解,章青荣被指控“涉嫌职务侵占”的款项主要有两笔:一是指控其利用职务便利,以补发工资名义核销“金泰公司”借款1099 万余元,二是将公司借款402万元用于炒股后损失殆尽。

  对于这样的指控,章青荣、家属和律师并不认可。周口方面依据的鉴证报告使用的是金泰公司不完整的财务账册流水,其认定的章青荣欠金泰公司1683万多元,其中1250余万是章青荣代公司还款,不应当计算为他的借款;另402万炒股款在金泰公司的内账中有详细记录,也不应认定为其欠款,这样合计下来账目中目前仅有30.7万余元,不过是财务账务操作记在了章青荣名下而已。“反过来,金泰公司及关联公司欠章青荣1400余万元至今没有偿还。” 章青荣家属和律师质疑说。

  而其入股时已经定好的年薪100万元工资,系三名股东专门开会商讨研究并形成协议后由朱某杰股份代持人焦颖颖签字确认的,这笔款项应计入章青荣在公司应得之列。

  家属呼吁应重塑地方营商环境

  熟悉此案的法律专业人士认为,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章青荣构成职务侵占罪。相反,正是朱某杰管理原因或其人为原因致使公司账目混乱,才导致目前所谓的职务侵占发生,责任人正是朱某杰本身。此案就是企业股东之间的经济往来和商业纠纷,是民事范畴,不应上升到刑事案件。

  该人士还认为,多股东的公司,股东们在经营管理上难免会有分歧、矛盾甚至纠纷,财务管理难免会出现记账与凭证不符、出入账不符合财务要求的情况,但均可通过第三方审计、公司清算等方式查清账目理清资金明细,如有分歧和异议可向法院起诉。针对本案,在股东们存在经济纠纷、无法调和且没有经第三方审计的情况下,章青荣、焦颖颖等就在股东朱某杰的老家被当地以莫须有的罪名被立案。有关部门上述行为是否涉嫌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是否属于不当介入?

  上述言论并非空穴来风。

  章青荣案被公诉,周口方面的证据是一份由河南省谦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鉴证报告,这份编号为(2021)第01号鉴证报告没有验证码,作为案件证据有重大瑕疵。早在2009年,河南省注册会计师协会就规定实施全省会计事务所审计报告防伪验证码制度。对于这份鉴证报告,河南省财政厅答复:该鉴证报告不是一份正式的报告,已经电话通知河南谦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整改。

  此外,此案还存在多个重大事实未查明等多重疑点:章青荣在与朱某杰合作期间,投入到金泰公司和其关联的项城金泰粮油公司的1000多万元款项一直没有拿到,合伙初期朱某杰对章青荣承诺的每年100万元的年薪也没有拿到,金泰公司开发项目的应得利润也没有拿到。反而还因其关联公司贷款问题将章青荣名下的房产拍卖,致使章青荣损失1310万元。这些都是有关部门应该一并查证的问题。

  值得玩味的是,朱某杰本人并没有房地产开发经验,却于当年顺利拿到了位于周口市中心最炙手可热的地块搞房地产开发,足见其在周口本地有深厚的人脉资源。

  家属和律师还了解到,朱某杰在周口市当地的政商关系良好,其所开发的周口市金泰王朝项目原址系周口市师范学院老校区土地转换项目,该项目处于周口市中心。朱某杰通过已经落马的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已判刑)的白手套、其亲弟弟王红彪运作而来。有资料显示朱某杰向王红彪行贿1570万元,然而经各级纪委查实构成行贿犯罪的朱某杰,却在2019年7月被周口市经侦支队撤销案件无罪释放,理由是“王经彪和犯罪嫌疑人朱某杰是正常的资金投资往来关系,他们(王红彪案办案方)起诉王红彪没有认定这起案件。

  在朱某杰被周口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无罪释放后,其又经过五个月的精心策划从行贿犯罪嫌疑人成为了受害人,再次到无罪释放他的周口市经侦支队举报章青荣等,并如其所愿地将章青荣和焦颖颖等立案侦查。

  “纵观此案前因后果,朱某杰是周口市项城人,在当地深耕多年,同行想都不敢想的地块却被此人轻易收入囊中。卷入大老虎巨额贿赂案却能毫发无损。此案背后的事实真相与关联利益群体,想象空间巨大。”业内人士分析,“此案背后疑似有一个巨大的深渊和黑洞。”

  章青荣家属呼吁,司法系统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红线,在民众心中的公信力与权威毋庸置疑。希望相关机构查明事实,尊重真相,牢牢守住这最后一道红线。此外,无论出于哪个层面的考量,当地政府都有义务为外来企业创造一个健康和谐的法治营商环境,更全面地考虑到市场参与者各方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市场参与方的权益,才有更多的合作者愿意来,也敢于来。

  对于此案的后续进展,媒体将保持关注。

  来源链接:https://www.sohu.com/a/557033462_121309811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