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兴业明珠房产销售五年未动工 业主曲折诉讼之路

2022年03月07日 10:56:26  来源:一点资讯
 

  2018年,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以开发写字楼的名誉,在建设项目尚未开工,没有取得预售资格的情况下,家住武汉市硚口区韩青兰女士,与明珠科技有限公司签约全款买下了一套房产。

  直至目前,已经五年过去,项目仍然未开工,事实验证承诺的谎言。不但,违约金没拿到,购房款至今也没退一分。找老板讨说法,却人去楼空。购房者以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买卖合同诈骗,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公安局不予立案,法院立案,判决后也没能如愿,对于由此引发的诉讼之路——武汉兴业明珠违规销售谁来管?

  

  朋友信誉:不见楼盘定协议付款购楼盘

  据业主韩青兰讲述,2017年,她通过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老板陈红(后查询公司档案陈红原名叫熊红秋),购买武汉兴业明珠二期房屋写字楼,单价每平方3600元,面积为180平方,当时陈强调是朋友关系,按照员工内部优惠价格给他的,并强调说:“房屋正在施工建造中,2018年9月份交房再签订正式购房合同,承诺手续齐全让她放心,并要求她全额付款,由于朋友的信任,她付了648000元的全款,并签订了购房协议。

  协议显示:甲方(卖方)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乙方(买方)韩青兰。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已开发的二期项目,并注明为:写字楼。以及甲方二期项目预计2018年9月达到销售标准后,双方在签订《购买合同》,约定,甲方如未按约定义务,按日万分之五支付乙方。

  韩青兰说:原以为是朋友关系,再加上有了协议就没有问题了,付款之前,他要求去建房现场看看,公司陈红,杨华两位老板都到了楼盘现场,他看到现场一个工人都没有,也起了疑心,便向在场的陈红提出质疑,陈红急忙辩解说“工人这几天放假休息。”后来,她隔三差五去工地,仍然看不到有人施工,便追问陈红时,她又说在筹备材料,很快就会开始施工的。

  

  言辩不动工验证谎言,一切都是骗局

  时间过得很快,在期盼中,一年过去,楼盘仍旧没开工,觉得不妙,她再也没法相信陈红了。这才通过朋友帮忙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发现,有18家与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的债务纠纷信息,且都是发生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

  查询武汉市房管局的网站发现,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因提供虚假材料,骗取一期房屋销售许可证被政府纳入黑名单的信息。

  另外,他在规划局还了解到,武汉兴业明珠二期的土地性质是工业用地。工业用地是不允许搞商业开发的,她们卖写字楼,怎么能开工建设呢?!

  之前对于这些信息毫不知情的他,当时整个人蒙了,无奈之下,强烈要求公司退款,这时,陈红还在让他等等,说:马上开始动工建房。

  韩青兰说:当时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当面戳穿陈红的谎言,于是,陈红答应退钱。

  当见到陈红和杨华时,都答应退款,但总是以种种借口,都沒有兑现。一直拖到2020年,再到当初签订购房协议的办公地点时,也早已不见踪影人去楼空。

  

  购房遭遇违约骗局,曲折诉讼的路

  韩青兰说,2017年,因为相信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老板陈红,仅凭一张协议,就买下了没有见到楼盘的空地房产,到如今房没买成,讨要购房款,找到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老板却人去楼空,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寻求法律的保护和帮助。

  2020年8月,他曾以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涉嫌合同诈骗向黄陂区经侦大队报案,黄陂区分局并没有对此立案,并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

  韩青兰通过知情人了解到,不立案的原因,是领导打过招呼,并提醒他去黄陂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曲折诉讼路 显现司法“顽疾”

  据韩青兰回忆:2020年9月21日,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受理该案件后,主审法官李圣仕歪曲事实,枉法判决,一个合同违约欺作案被判定为银行借化贷关系,警告训斥她的律师所提出的诉求不合理等等,一审判决后,她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中院。

  让她想象不到的是二审不公开审理,二审法官以证据调查为由,不允许她的朋友旁听庭审。二审法官李文和一审法官一样不准她讲话,只要当事人开口,法官就立即以各种理由制止,庭审不让说话,最终还是维持原一审判决。这其中的秘密耐人寻味。

  在法院这么严肃的地方,法官竟然不让当事人当庭说话,这样的判决能公平公正吗?

  无奈之下,她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没想到,高院直接书面审理驳回裁定。

  2021年4月份,按照已判部分,她向黄陂区法院执行局递交的强制执行申请书。

  2021年5月12日,她收到湖北法院执行局短信提示,承办法官陈大进,书记员汤辉和一个永远没人接的电话85909276,后来通过法院才得知陈大进法官的联系方式。

  好不容易打通法官陈大进的电话,不是态度不好,就是不耐烦挂断电话。

  2021年9月份,执行法官陈大进给她直接下达一个《因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终结裁定书,。

  韩青兰质疑:当初她提供强制执行申请执保 2020(鄂0116执保938),还有后来提供的财产线索也不予采纳,即便法官口头承诺保证她的资金到位。直到2021.11月份在联系执行法官问其原因时,回复“还在做评估”。

  一个评估程序做了七个多月还没有做完。

  后来提供的恢复执行申请和财产线索,申请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申请网络查财产报告都没有得到回复。

  韩青兰说:对两级法院判决不服,她也向武汉市检察院,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要求召开民事听证会,后来,收到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张检察官受理“主持一个简易听证”的通知。当她提出要求政协代表和人大代表参与会时,她却又收到一个不支持监督的通知。

  武汉兴业明珠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一个简单的房产开发,引发出来的合同诈骗不难想象,当初陈红(原名熊红秋)贾思母女俩,从2019年的无业游民能拿到这块地,直到合同诈骗,多人被骗,公安不立案,法院查封解封,牵强的理由,以及办案法官的态度,让人不难想象司法“顽疾”和有关部门的庇护。对此问题希望武汉有关部门引起重视,希望能给她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

  来源链接: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cJcAAxo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