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安溪百年祖屋产权之争引发关注

2021年11月08日 17:05:06  来源:中国法律网
 

  

  

  

图片说明:占地一千余平的黄家大厝

  一栋由印尼华侨归乡后出资建设的祖屋——“復宗堂”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被当地政府以“历史原因”无偿占有,至今未归还,该房屋继承者黄某宝多次向安溪县有关部门信访此事,有关部门要求安溪县尚卿乡人民政府复查,尚卿乡人民政府复查信访件回复称:该套房产为“敌产”。这一回复与事实不符。

  该房产从五十年代被没收至今,继承人黄某宝曾多次向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讨要该房,但均未收到有效回复。黄某宝表示,“復宗堂”属其父亲黄某意私有房产,属华侨房产。事实清晰,证据确凿,与林某毫无关系。不该因林某的历史问题而被占用。

  相关证据显示,该栋房产的出资人、建造者及居住者均为福建省安溪县尚卿乡科名村人黄某意,与当地政府多次在信访处理答复意见中提到的“林某”毫无关联。出生于1890年的黄某意于上世纪初旅居印尼并携款回乡建设“復宗堂”一事,在当地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此外,黄家族谱上也有关于该套房产及黄某意这一辈分相关家庭成员信息,由于林某从小就过继到安溪尾寮林家,族谱上并没有此人,他只是该栋房产产权人黄某意胞弟,只有血缘关系,其他并无瓜葛。

  

图片说明:黄某宝老人小时候生活的房间

  现住安溪县尚卿乡科名村的黄某宝是该栋房产产权人黄某意的次子。他表示,自己1937年自出生就居住于科名松柏格的祖屋“復宗堂”,“我出生的时候祖屋就已经建成四五年了,后来我父亲在房屋建成后不久的1940年过世,那时候我才四岁不到。父亲过世以后,从小过继到林家的三叔林某为了工作方便(林某时任尚卿乡乡长)及顺便照顾我母亲和我们兄弟二人才从安溪尾寮林家搬到我们科名黄家‘復宗堂’居住。直到1949年解放林某逃往台湾,后我和母亲朱从、大哥黄某玉及大嫂子唐某英也因为受林某牵连而于1951年春被赶出‘復宗堂’。”回忆起小时候在祖屋中居住的场景,八十四岁的老人黄某宝心痛不已。

  “这是侨产。”黄某宝表示。让他不解的是,父亲辛辛苦苦在印尼打拼多年的积蓄回老家盖的房怎么就被没收成了粮站资产。

  黄某宝回忆,父亲黄某意从上世纪初就与胞弟黄某前往印尼打工,直到1930年回国,“復宗堂”的启动资金伍仟银元就是印尼打工所得。从1931年开建,房子陆续加盖。“无论建筑质量还是成本在当时算当地排得上号的大厝了。”他表示。

  现场显示,“復宗堂”占地约一千平米。虽建成年代久远,但由于建筑质量好,至今保存完整。正厝平屋十间,左边石楼,右边是土楼及双畔护厝楼。主屋的木头房梁还刻有雕花,不少屋子的墙基或整面墙都是由上好的石块盖成。

  

  

图片说明:“復宗堂”当年的邻居证实房屋当年的修盖情况

  据黄某宝儿时邻居、现年均为八九十岁的老人黄某福、黄某成、黄某章、黄某新、黄某古、黄某国及李某英等共同回忆:“復宗堂”由黄某意始建于1931年,建成后黄某意夫妻(妻:朱某)及长子黄某玉及次子黄某宝居住于此。林某为工作方便及照顾嫂子幼侄,才从安溪尾寮林家返回科名“復宗堂”。

  值得玩味的是,当地官方对此事的回应颇耐人寻味。

  

  

  2021年7月27日,尚卿乡政府针对此事的《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回复:经调查核实,黄某秀(别名林某),系国民党末任县长,曾任自卫团团副,1949年逃往台湾。1933年(民国22年)9月8日,此人曾参与“青云楼事件”。1951年,政府将林某在科名村的房产“復宗堂”作为敌产无偿没收,六十年代转为安溪县粮食局科名粮站使用至今,权属现为安溪县发改局所有。安溪县人民法院1986年的刑事判决书仅宣告林某配偶高某无罪,并未提及林某及其房产作为敌产被没收可以平反一事。该房产权属目前并不属于我乡所有,而是为安溪县发改局所有。

  对于上述说法,黄某宝及其他黄氏家族成员均不认可。

  “这套房产出资者、建筑者及居住者都是我们黄家人。还有邻居的证人证言及黄林二家族谱等等人证物证。林某从生下来就出继到林家了,他既不是黄家人也跟復宗堂毫无关联,仅仅是在此居住了几年而已。”黄氏家族成员表示。

  据了解,黄某宝口中所说“林某”为其父亲黄某意的三弟,两人系同胞兄弟关系。此人又名黄某秀,因小时出继安溪县凤城镇先声村尾寮林家而改名林某。

  

  事实上,黄家族谱与林家族谱上对此事的相关表述也可以佐证上述事实。

  据紫云黄氏科名族谱记载,科名黄氏奕高四房黄清有二子,系长子黄某意(即黄某宝之父),次子黄某杉。黄清之三子(又名黄某秀)因小时即出继安溪县城先声尾寮林家并取名林某(又名林秀、林谦),依风俗,出继者已非黄氏家人,族谱一般即不再记载,或虽予记载,但又以小号文字载明已出继情形。下一代即不再提及。因此并没有黄某秀(即林某)的相关信息。对黄某宝的表述则为其父黄某意“性情豪爽善于广交、善排解乡间之事”,“建宅一座。”这里的“宅”就是指的是“復宗堂”。

  时过三十六年后“安溪县人民法院1986年的刑事判决书”将林某妻子高某的反革命罪平反。安溪县人民法院【86】安法刑监字第049号宣判对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宣告高某无罪。安溪县凤城镇先声村尾寮林氏族谱记载,高某为林某第三夫人,也足以证明林某是先声村尾寮林家继承人。

  另一个证据则是,《安溪日报》在“安溪县城的两次解放”的文章中如此描述解放时场景:1949年5月8日,攻打东门的队伍在王江岚指挥下勇猛地直插尾寮林谦大厝,敌第四区保安司令部的分队长庄忠当被击毙,全分队缴械投降。

  “文中提到的尾寮林某大厝才应该是林某的房产。他在安溪县城先声尾寮林家拥有大厝一座,解放后其逃往台湾该房产被分配给老百姓或族人。该大厝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修建安溪一中教师宿舍楼而被拆。”黄某宝表示。

  黄氏家族后人亦表示,上述事实足以说明林某是安溪县城先声尾寮林氏林家人,与尚卿乡科名村黄某意建设的“復宗堂”无瓜葛。

  熟悉此案的法律专业人士表示,即便从继承角度房产也与林某无关。自然人死亡之日继承开始,“復宗堂”房产即应由黄某意配偶朱某(已去世)及长子黄某玉、次子黄某宝继承所有。林某依法不享有“復宗堂”房产的继承权利。

  “希望政府尊重客观事实,彻查房屋权属,将父辈的房产还给子孙后代。” 黄某宝老人表示,要回这套祖屋他才能了却心愿,对父辈和黄家后人有一个交代。

  福建是全国第二大侨乡,有着1580万旅居海外的闽籍乡亲。长期以来,福建省把涉侨立法和维护侨胞合法权益作为重要工作,为宣传侨法做出各种实践尝试。在制定福建省实施办法基础上,福建省相继颁布了《福建省华侨权益保护条例》《福建省保护华侨房屋租赁权益的若干规定》等多部地方性涉侨法规,形成了“一办法两条例两规定”的完备涉侨法律法规体系,为依法护侨提供法律保障。

  在切实维护和保障闽籍侨胞的合法权益,营造知侨、爱侨、护侨的氛围上,福建一直在积极实践。在这样的背景下,“復宗堂”的权属走向引发关注。

  来源:https://www.5law.cn/gongjianfasi/news/202111/2021118104427244.shtml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