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永嘉幼儿园“民转公”事件,引发“官与民争利”

2021年10月19日 17:18:50  来源:乡村生活网
 

  公然践踏法律 公费雇人闹事 民警现场旁观浙江一省级民办幼儿园遭不法分子“封杀”5名幼儿教员受伤、1名孕妇家长倒地住院,直接经济损失50多万元2021年9月1日,位于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瓯北街道的省级民办幼儿园——小博士幼儿园迎来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此刻谁也想不到,平静的幼儿园外突然搭起了帐篷、架起了喷水降温空调、安装了高音大喇叭和电子监控,只见瓯北街道堡一社区(村两委)支部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副书记兼副主任张旭带领社区干部(村两委成员)及上百名社会闲人士,肆无忌惮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起哄围攻、擅闯入园。

  

(图为:瓯北小博士幼儿园家长兴高采烈地接孩子回家)

  

  (图为:县教育局工作人员到小博士幼儿园大门口设摊,要求家长立即转学,并利用高音喇叭劝阻幼儿家长入园)

      此间,一些不法分子百般阻扰家长携幼儿报名、打砸园内设施,当场造成5名幼教职员受伤、将1名孕妇家长推倒住院保胎,导致新学期招生被迫中止,造成该园经济损式约50万元。事件发生至今,当地公安部门闻警不处、拒不立案,肇事作案者逍遥法外。

  

(图为:瓯北街道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召集众多社会闲散人员强闯小博士幼儿园疫情防控关,非法进入院内从事无理取闹等寻衅滋事活动)

  

(图为:永嘉县东瓯派出所已受理,但县公安局公开做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明目张胆地充当村霸张良中的保护伞)

      永嘉县瓯北小博士幼儿园,创立于1992年,2008年荣获浙江省“三级幼儿园”称号,2011年被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中国校长协会授予“全国民办十佳特色幼儿园”。现今是瓯北街道最优秀的民办幼儿教育园所之一。今年该园招生规模达10个班,在园幼儿保持在280人以上,拥有幼教员工40多人。办园29年来,始终坚持以“人格的摇篮”为办学宗旨,砥砺奋进,逐梦前行,为当地幼教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深受当地村民和广大家长的赞誉。

  

(图为:瓯北小博士幼儿园荣誉榜一角)

  

  (图为:家长井然有序地在园门口等待孩子放学)

      好端端一家小博士幼儿园横遭一场“封杀”,缘由何起?据该园理事长(投资人)金可好介绍:今年以来,县教育局为了在全县“公办幼儿园占比达到50%”这一政绩,先后联合各乡镇(街道)政府开展民办幼儿园“转公”行动,在行动中无视党中央、国务院相关文件精神,并绕过法律法规设定的有关“多种与民营幼儿园合作的方式”,通过行政命令、采用强占手段胁迫民办幼儿园就范;幌借公共利益为名,强占民办幼儿园,征收、抢占民营资本,由此引发剧烈矛盾冲突,致使小博士幼儿园深受其害。为了表现政绩,突击拿下“公办幼儿园占比达50%”的指标。于是,县教育局盯上了小博士幼儿园,而在该园没有提出“民转公”申请的情况下,企图施以强制关闭瓯北小博士幼儿园。为此,在瓯北街道办事处和县教育局的授意下,瓯北街道办事处驻堡一社区(村)干部陈维刚,不顾小博士幼园已交付年租金高达19.5万元的事实,指令堡一社区(村)经济合作社中断幼儿园场地续租,并抛出“村集体资产租金超10万元需街道办事处同意备案”的“新政策”,从中干预社区(村)集体资产(场地)租赁,甚至越俎代庖将办园场地租金提高30%,企图以此施压令小博士幼儿园关闭。

  

(图为:瓯北小博士幼儿园于2021年1月15日,按租赁协议约定由浙江永嘉农村商业银行支付给瓯北街道堡一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的付款凭证)

      采取行政手段让小博士幼儿园由“私变公”,该园理事长(投资人)金可好岂能答应?于是,县教育局对该园施以非法而严厉的打压。据金可好反映:首先,县教育局副局长徐胜飞拉来好友创办的温州亦舍公司(徐局一直为之承揽幼儿园的包装设计业务),强行进入小博士幼儿园做新校园设计。与此同时,徐局还明目张胆地将小博士幼儿园从全县民办幼儿园名录中予以删除,截扣该园2020年度“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奖补资金30万元,关闭该园网络、招生及疫情防控等信息共享通道,切断与外界的联络;其次,2021年6月10日让学前教育科主任赵温津,通过精心谋划炮制堡一社区(村)一份“租期9年、年租金33万元”的决议,欲利用高价将小博士幼儿园驱离,严重违反《国家合同法》,违背《浙江省教育条例》;三是于2021年6月25日,由瓯北街道驻村干部陈维刚实施“驱逐令”,要求堡一社区(村)必须执行“县政府、县教育局、瓯北街道的联合办公意见”,公开扬言“不论发生什么事,堡一社区(村)两委都要无条件废除契约,限令15天内将小博士幼儿园搬离堡一村”,并召开社区(村)两委会议,周密制定强硬“封杀”小博士幼儿园和征收、占夺民营资本系列措施。由此,将堡一社区(村)两委推到了打压、强占小博士幼儿园的风口浪尖,使矛盾冲突加急发酵,导致新学期开学之恶性事件发生。

  

(图为:瓯北街道堡一社区(村)党群服务中心门面)

  

(图为: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不允许老党员讲公道话,并上门找老党员豪言相劝,必须听从社区(村)两委的指挥,否则开除党籍)

       为加码打压小博士幼儿园,县教育局徐局决定将该园新学期招生陷入瘫痪状态,瓯北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邵展更是玩忽职守、滥用职权,违规使用堡一社区(村)集体资产,公然破坏当地疫情防控和校园师生安全,恶意激化矛盾。2021年8月31日,小博士幼儿园老师、家长及当地有良知群众,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东瓯派出所报警。东瓯派出所副所长黄操立即向瓯北街道领导通报案情。瓯北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邵展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有恃无恐地主持召开“内部协调会”,组织发动摆开围攻小博士幼儿园的阵势,指令堡一社区(村)两委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召集村民和社会闲杂人强制拆除小博士幼儿园的保安亭,在幼儿园门口安装高音喇叭、大型水空调、华数监控和搭建帐篷。从当日起至9月3日,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在县教育局、瓯北街道办事处预谋授意下,张良中召集社区(村)副书记兼副主任张旭等人为首,目无法纪,纠集居(村)民和社会闲杂人员约300人,连续4天在小博士幼儿园寻衅滋事,擅自将小博士幼儿园的出入大门加上链锁,并故意拉闸限电,起哄围攻制造混乱,让不法分子擅闯园内搞打、砸、抢,以每日每人从社区(村)集体经济支付高额补贴,雇佣社会闲杂人员在小博士幼儿园门口静坐示威,仅此一项公费支出就高达50余万元。

  

(图为: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在公共场合与民警沟通进园协助驱离师生)

  

(图为:瓯北街道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在小博士幼儿园大门口,组织社会闲散人员进园寻衅滋事)

       发生在小博士幼儿园持续4天的一系列严重违法行为,严重破坏了小博士幼儿园正常教学秩序,严重影响该园教职员工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给该园幼儿、家长带来不可弥补的身心健康伤害,还导致大量学生家长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提出申请退学。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封杀”事件持续4天的时间里,每天均由当地公安民警在场,却不见依法驱散或阻止行动,明知不法分子扰乱社会治安入园打砸枪,却安安当起了与己无关的:“保护伞”或“看客”,更令人费解的是,在园方报警之下,当地公安部竟以什么“租赁合同纠纷”之由,闻警不处,报案不立,让事件高高挂起,竟让不法分子至今逍遥法外?!

  

图为: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亲自到小博士幼儿园锁门、拉闸限电)

  

  (图为:堡一社区(村)书记兼主任张良中非法闯入小博士幼儿园打砸公物)据了解,这起发生在永嘉县瓯北街道的非法预谋组织“封杀”民营幼儿园的恶性事件已惊动了省委常委、温州市书记刘小涛的高度重视,并就此做出了严肃批示。相信在法治中国的今天,如何依法处理发生在小博士幼儿园的严重违法事件,正考验着当地政府领导的行政和执法智慧。对此,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法制与社会)

  原文链接:https://www.mhcm.net/cms/show-9793.html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