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陆:福建投资商质疑打黑不尽险恶不尽,企业被打砸抢,2600万元投资被侵吞

2021年10月19日 14:59:23  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75岁的邱野是福建籍的一名投资者,他见到记者未曾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我拿出一生的积蓄,到山西省平陆县投资,全部投资款被侵吞,全家人都被采取了强制措施。我被判缓刑,儿子还关在里面,女儿也被拘留过。地方保护太严重了,企业被打砸抢,2600万投资血本无归,打黑不尽、除恶不尽啊!”

  “这是典型的合同诈骗,可公安机关不受理”

  邱野说:2011年6月21日,经本地人陈贤耀介绍,我与平陆县交通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上堡铝土矿负责人马党治见面,他以法人代表的名义骗取我的信任,并保证所有采矿手续会及时办好,可以让我方合法正常开采。事后我了解到,马党治不是法人代表,矿是交通矿产公司的,他只是一个经营者。

  我们双方签订了承包协议,总承包额为3660万元。合同约定,承包期内马党治负责上堡铝土矿采矿涉及的各种证照、手续的办理,并保证我方在承包期内处于合法正常开采状态。2011年6月23日又签订了《补充协议》一份,根据马党治要求,向其全权委托人曹林胜陆续支付了承包金、定金2600万元整。这笔巨额承包费全部汇入个人账户,马党治、曹林胜没有上缴平陆县交通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也没有向国家税务部门缴纳税收。

  2011年8月份左右,我方就组织人员进矿山搭建工房,组织设备、车辆准备开工施工。根据平陆县交通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上堡铝矿(以下简称上堡矿)及安检局要求做施工平台,施工方案是由上堡矿曹林胜设计安排的,并向县安检局缴纳了风险保证金30万。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施工平台刚建好,上堡矿开采许可证就到期了,马党治无法办理延续手续。我方多次交涉、催促,马党治每年都以各种理由搪塞、应付我方,发展到后来,就直接拒绝不接电话和回复短信,也不见我们,导致我方因无合法证件一直无法组织生产施工,只派几个人留守看护,筛选料场中的可用矿料,勉强维持日常生活开支。

  马党治明知开采许可证不可能再办到,谎称合同签订后一定能办到,使我方信以为真,马党治虚构事实,骗取大量资金,已构成合同诈骗罪。我方多次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一直不予受理。地方保护主义在平陆县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人生地疏,举目无亲,多次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反映,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

  女儿据理力争,被异地关押;儿子只是打工者,却被逮捕

  马党治不但不履行合同,不出面解决合同纠纷,却于2017年6月,安排曹林胜等人来到矿山,出示单方面解除承包协议通知书,我女儿邱燕与他们交涉,要求马党治本人来解决,曹林胜不答应。曹林胜反报假警,谎称“被人殴打、软禁为由”,平陆县曹川派出所很及时地出警,并调用三门派出所警员陆续来矿山,将我女儿邱燕行政拘留15天,拘押于邻近的夏县看守所。为什么不拘押在平陆县看守所,反而异地羁押呢?我们怀疑这次执法是个人行为。

  马党治恶人先告状,为侵占2600万元投资款,向平陆县公安局报假案,诬陷我及儿子邱飞非法采矿,公安局根据单方面材料,没经过书面传唤、问询当事人等应有法定程序,直接网上追逃、抓捕。原平陆县公安局分管副局长张某在饭桌上说:邱野一直在举报我们,我们没被抓,就要先抓他们。我多次向公安局陈述事实,矿山有股东会,邱飞不在股东会,不参与决策,他与上堡矿只是雇佣关系,只是一个打工者,却因为是我的儿子,就被冠以罪名,他们就是想以此迫使我就范,不再索要那2600万投资款,就此卷铺盖走人,他们就不会收拾我们了。我因超过七十岁,判了缓刑,儿子已被批捕,很快也会判刑。

  黑社会性质的犯罪,主犯却能逍遥法外

  法院判决书载明:2018年1月17日,马党治召集秦李元、王喜占、曹林胜在平陆县鸿运宾馆507房召开会议,组织实施了“1·22事件”,一切费用由马党治承担。马党治要求,只要能将邱野及设备赶出矿山都可以,不管用什么手段。

  2018年1月22日,马党治指使秦李元、范康杰、山岳雷(三人已判刑)等人为首,带领20余人驾驶多辆汽车、一台挖掘机、铲车,有组织、有分工地闯进矿区进行大肆破坏,毁坏27间彩钢房、地磅、多辆汽车、油罐及财物、设备。报案后,公安机关虽然对部分当事人有所严惩,但对马党治、王喜占、曹林胜等犯罪嫌疑人未追究刑事责任。特别是本案的组织、领导者、出资者马党治还逍遥法外。

  “1·22事件”案发后,公安机关在侦察阶段,马党治见未能达到赶走邱野的目的,又策划“5·10事件”,再次指使王喜占、范康杰、曹安山等人,纠集20余人再次动用 “1·22事件”作案时使用工具,包括挖掘机、铲车(当时被公安机关扣押),又增加一台挖掘机,挖断道路、水管,进入矿区后抢走有价值的财物、设备,没什么价值财物就挖坑填埋,破坏作案现场。他们铲平了5个窑洞,抢走大量有价值财物,包括汽车、保险柜等,我方人员被全部赶出矿山。之后,马党治指使王喜占、范康杰、曹安山等人以治理为由侵占矿山,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开采、销售矿石,并搭建多幢彩钢房,有关部门还特意为他们提供水电。

  我方多次报案,当地公安机关以各种理由不予立案处理,也不给予明确答复。可马党治一报案,说我与儿子非法采矿,我们立即就被刑拘、批捕、判刑,真是很快捷。2021年9月中旬,平陆县公安局曹川派出所所长王文康答复我们的信访时说:这个案子纯属治安问题。如果只是治安问题,为什么打砸抢我们的企业的小喽罗判了刑呢?

  当地公安机关对马党治诸多违法行为视而不见,平陆县河西铝业有限公司(简称河西铝矿)法定代表人是马党治,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马党治就在地方领导和公安局副局长张某的保护下,非法开采大量铝土矿,倒卖国家资源、偷税漏税、数额巨大。2013年6月14日河西铝矿发生一起安全重大事故,马党治隐瞒实情,破坏事发现场,隐匿事故者尸体。平陆县博纳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是马党治,他以麻院砂场的名义,非法开采砂石,毁坏林地,我们多次举报,相关机关也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

  我期待上级领导能关注我的遭遇,我是一个外地人,他们是一个利益集团,我真没办法。与平陆县相邻的灵宝市落马了30多个公检法干部,如果平陆县也是全国的试点,我的问题一定也能解决好。就算平陆县不是试点,我相信党的春风也会刮到平陆来!平陆,毕竟是中国的平陆,是中国共产党的平陆。(胡勇)

  来源链接:http://www.lyhywhcm.com/s/2021/china_1019/2113.html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