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马厂村:非法采砂猛于虎 企业何来底气私挖滥砍有法不依

2021年09月29日 13:19:58  来源:东南都市报网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草海镇马厂村村民投诉称:2019年12月,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等法定程序且绝大多数村民明确反对(马厂村共有村民1500多人,反对的村民户主签字代表的达1300人)的情况下,属马厂村村集体所有的一个长满成材青松木的紧靠村庄的山头被当地村霸、曾经的马厂村村主任罗某宝强行霸占并大肆开展非法石料开采长达两年多,信息公开结果显示,罗某宝并未取得该地块的土地及林木砍伐等法定手续。  

图片说明:金碧山采砂场爆破时产生巨大的粉尘污染;由于采砂将排水管道堵塞,下大雨时排水不畅,大量污水将砂厂周围中药材庄稼地淹没,严重危害农作物生产。

  现场显示,罗某宝非法开采石料的行为对山体、覆盖植被及周边土壤造成巨大破坏,也严重影响了马厂村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石料开采和加工带来的大量粉尘对周边土地和农作物造成严重污染,村民无法正常耕种收获。由于距离住宅区只有几百米,采石场开工时的炸药作业及由此带来的噪音和粉尘污染对马厂村民的身体健康和日常生活造成极大影响,村民房屋也因此产生安全隐患。

  地处鹤庆、洱源、剑川三县交界处的鹤庆县草海镇马厂村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属于典型的高寒山区贫困村。有着70%以上的森林覆盖率。该村有250多户村民,土地林地资源丰富,由于气候冷凉海拔高,该村具有多年的当归、附子、川芎、西归、重楼等中药材和马铃薯、白芸豆等农作物种植历史。

  “如果没有近几年的乱砍滥伐及非法掘挖,马厂村绝对算得上位于滇中地区的生态环境上佳的高原水乡,这里高海拔空气好,群山围绕,森林密布,资源物产丰富,各家各户依托种植业小日子过得幸福知足。”村民如此形容。

  然而,如今的马厂村却像遭遇了重创一般,被四个非法采砂基地搞得满目疮痍:村中随处可见非法采砂带来的环境破坏,大量山体裸露、覆盖山体多年已成材的青松木被肆意砍伐,一到雨季村中水土流失相当严重。

  村民赖以为生的中药材产量与品质也因此受到影响。

  荒唐的是,四个非法采砂基地的主人或实际获利者均是马厂村前任村委会干部,包括历任村主任及小组长。其中,村中面积最大、开采量最大、对环境破坏最严重的金碧山采砂厂的法人罗某宝不仅是党员,还是马厂村前两任村主任。

  本应是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的红色领头羊缘何变身成非法掘石者?!谁给他们的权力、底气和胆量?!又是谁在为他们的非法行径一路保驾护航?!

  上述疑问一直留在马厂村村民心中。

  让村民寝食难安的是,作为一个没有土地手续、林木砍伐证且当地村民均不知情更未认可的非法采砂企业,当地林业草原局、生态环保局、自然资源局及镇政府是如何做到事前严加监管的?在马厂村民心中,如此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不顾一切祸及子孙后代的非法行径一天都不能容忍。

  “生态优美”是鹤庆县所依托的大理白族自治区多年以来的优质标签。

  大理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多项桂冠于一身,是云南构筑西南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生态文明建设关注度最高的区域之一。

  生态一向是大理发展的必守底线。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当地企业的长远健康发展尤其重要且备受外界关注。

  现场遮天蔽日 无证开采长达两年

  

图片说明:金碧山石场作业时进出的卡车及随处堆放的砂石料

  “这根本就不该是采砂的地方。”马厂村村民普遍这样认为。

  公开信息显示,金碧山矿厂所属开采公司为鹤庆天宝建筑建材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八百万元,法人代表为罗某宝、罗某福等四人,经营范围为砂石料开采、加工、销售,建材销售。从2018年年初至今年年初,该矿场非法开采长达两年。

  从新剑鹤路上的观景台远远望过去,对面整个山体的一侧已经被无节制开采破坏得面目全非,大块山体裸露,整座山几乎被掏空,被开采部分山体原本覆盖得密密麻麻的松林全部消失不见,被开挖的山体也未进行植被修复,与周围山体行成鲜明对比。

  现场显示,采砂厂外围路面已不堪重负,被运输砂石料的大货车压得坑坑洼洼,随处可见脏水和采砂碎石。砂厂内外杂乱堆放着砂石料。

  即便已被责令停工,周遭环境也是污秽不堪。

  据村民估算,仅金碧山采砂厂一处基地,被损坏的成材青松木就达上万棵。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距离采砂厂只有五六十米远的田地农作物受粉尘污染严重。由于破坏性开采将原有的排水填埋堵塞,导致雨季时雨水无法正常排出,大量含砂石渣子的废水流向了周边农田。周边中草药农作物被淹死,依靠种植为生的马厂村民损失惨重。

  采石场放炮开山产生的巨大爆破声也给住家距离只有五六百米的村民带去困扰。“开工作业时现场四处是没日没夜进出的重卡,多辆挖掘机、铲车露天装卸作业,大型自卸卡车排队等待装砂。采砂车开过的地方,扬尘漫天四溢。爆破开山时家中就跟地震一样,碎石机噪音也让人无法入睡,沙场及周围都是漫天飞沙。”谈及采砂厂开工时的感受,村民直言“苦不堪言”。

  顶风作案 被各行政部门处罚多次

  事实上,金碧山采石场在土地、环保及林业砍伐证等多个手续上存在缺失,也先后被鹤庆县林业和草原局和大理自治州生态环保局鹤庆分局处罚过。

  鹤庆县自然资源局于2021年8月3日做出的“鹤自然资信复〔2021)26号”信访答复意见书表示,金碧山采石场在取得采矿许可证后,在办理相关生产经营手续时开展矿山建设试生产活动,这期间滥伐林木约2.537立方米,擅自改变林地用途8.6亩,有采石毁林情况,同时造成不同程度噪音与扬尘污染。2021年3月11日,鹤庆县林业和草原局对鹤庆天宝建筑建材有限公司未办理征占用林地手续的情况下,在采矿证范围内矿山建设开挖平台擅自改变8.6亩林地用途的违法行为,责令其限期对非法采石擅自改变基地用途的林地恢复林业生产条件,并处以114620元罚款。2021年2月27日,大理州生态环境保局鹤庆分局对其成品露天堆存未报备应急预案进行了立案处罚。

  《森林法》第五十六条规定,采伐林地上的林木应当申请采伐许可证,并按照采伐许可证的规定进行采伐。

  鹤庆县林业和草原局于2021年8月26日做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称,鹤庆天宝建筑建材有限公司经营的马厂金碧山石场在开展矿山建设试生产活动时,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手续。2021年3月11日,我局对该公司在采矿证范围内非法开挖平台擅自改变林地用途和滥伐林木的违法行为,处以行政处罚,责令其恢复林业生产条件。截至目前公司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处于关停状态。

  那么,如此“缺证少件”的一个企业又是如何得以非法开工的呢?

  

图片说明:马厂村村民普遍对该份协议不知情也不认可

  2019年12月27日,甲方为“大马厂村民小组”与乙方为“罗桂宝及罗天福”双方签订了《金碧山石场承包合同书》,承包期限为2019年12月27日至2029年12月27日。该份协议,村民表示不知情也不认可,更没在协议上签字。

  

图片说明:五社全体村民签字

  2021年年初,马厂村五社社长罗某清、四社社长李某生及两社一百余户四百余口村民也通过书面及签字手印的形式证实:“大马厂自然村第四、第五社对金碧山石厂承包一事,村民小组未公开,也未召开全村群众大会及我社群众会议。”

  “这是小组长与罗某宝私自定立的合同。”两社村民均这样认为。

  

图片说明:被明显人为篡改过日期的补充协议

  诡异的是,在一份名为《大马厂村石场延期的补充协议书》中(甲方为罗某寿等八位村民,乙方为罗某荣。各组代表为罗某贵、罗某清、罗某全、罗某福等十七余人)。该份合同的封面日期与合同中出现的承包日期及文件最后部分的签字日期明显不一致,且文中承包日期及末尾签字日期均从2013年被明显人为改成2015年。对于被篡改后的《补充协议》,一位在合同尾部各组代表签字处承认签字的村民表示,“当时签字仅仅是同意2013年的原有合同,如果合同在后期被别有用心的人篡改了日期,那么合同不能代表本人意思。”

  “两份漏洞百出的合同就把全村上千口村民赖以生产生活的村集体资产贱卖出去了?!除了浮在水面上的罗某宝与罗某福以外,还有谁是幕后的操作者、庇护者和受益者?!这些人又何来如此大的胆量?!”村民如此质疑。

  2021年8月11日,鹤庆县草海镇政府针对金碧山采砂厂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中,回复表示:2021年6月17日金碧山石场与大马厂自然村就山林占用毁坏补偿达成初步协议。参照国家征收林地补偿标准,按照每亩8000元标准,共124亩,共计992000元,由金碧山石场给予大马村自然村进行补偿,补偿款按大马厂自然村(共7个村民小组)实际户籍人口数平均分配。涉及个别农户农田污染影响等情况的由农户单独与石场方协商解决,给予补偿。6月17日会议后,马厂村委会制定了补偿款分配方案和补偿款分配花名册入户开展工作。通过入户开展工作,目前同意方案和补偿款分配的有132户,占大马厂村农户的51%,还未同意签字的有127户。

  对于这个数据,村民并不认可。

  村民表示,真实的情况是这些声称同意的农户是被对方以“威胁恐吓不签字就取消低保户与建档立卡户。实际的数据,远远到不了这个。他们利用村内不务正业的人入户村民家中不分昼夜地吓唬村民,不签字就把你们抓下去。你们是政府养起来的,你们必须带头签字。”村民证实。

  马厂村村民最大的担忧是,虽然目前由于村民多次举报金碧山采石厂处于暂时停业状态,但今年5月19日、6月17日马厂村委会两次召开村民小组长会议并在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明确反对的情况下该采石厂被强行宣布复工。

  村民普遍认为,一旦采石厂复工村民必将再次陷入深火热之中,正常生产生活受到巨大干扰,也必然会对马厂村生态继续造成杀伤力更强的破坏,后果不堪设想。同时也必然助长违法开采人罗某宝和其在马厂村基层村集体内部长期同流合污的村干部的嚣张气焰,纵容他们更加目中无法,为所欲为。

  破坏村中唯一水源 村霸一己私利祸害村民

  

图片说明:罗某宝另一处非法采砂厂——新剑鹤路旁

  事实上,罗某宝本人的恶行恶迹还远不仅如此。

  2019年,罗某宝利用村中修新剑鹤路(村子东侧)的契机,以建加水站为由,在新剑鹤路旁大肆非法采砂长达一年。现场显示,山体爆破深度高达五六十米,松树被完全砍伐,由于山体紧靠新剑鹤路,对道路行车行人带来巨大安全隐患。该处非法开采基地直到今年年初村民追究金碧山采砂场时才被当地自然资源局责令停工,并立上了“严禁私挖滥采 严厉打击非法采矿”的石碑。

  据了解,新剑鹤路占用的是马厂村村集体的山林地,赔偿款是取砂卖沙的资金。这块采砂地前后一年多的非法开采到底获利多少村民不知情,村务也从未公开。信息公开的结果显示,该地块同样无林木砍伐及土地手续。

  “利用村集体资源换取的非法收入却被揣入了自己的腰包。”村民表示。

  公开信息显示,罗某宝有着多重身份。近几年,此人先后担任了鹤庆天宝建筑建材有限公司、鹤庆辉宝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鹤庆马厂天辰生态农产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鹤庆当地多家公司的法人、股东及高管。

  

图片说明:罗某宝与罗某兴之间存在经济关联

  马厂村村民表示,罗某宝敢在当地如此猖狂砍伐林木四处采砂与马厂村天保护林员、二组组长罗某兴的包庇纵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罗某兴身份特殊,所有马厂村的林地都归他负责管理,罗某宝的滥伐行为他不可能不知情。

  相关证据显示,早在2016年,罗某宝就与罗某兴共同合伙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图片说明:村中唯一的一处水源地被罗某宝十多年前挖断

  村民反映,此人劣迹斑斑。早在十多年前,为了攫取挖煤带来的巨大收益,罗某宝就将村中唯一一条祖祖辈辈赖以维生、足够全村村民饮用的优质水源挖断。

  据了解,这个名为“回槽台”的水源地出水量大、水质优良,一天出水量高达好几千方。历史以来,马厂村民都是用木槽将水源从此处引到村中,供各家各户生活及牲畜饮用。

  2005年,在没有任何土地手续的情况下,罗某宝在此地大肆非法采煤。在破坏性开采过程中,此处水源地被挖毁。且由于煤中含硫等对健康有害的矿物质,水源地水质已被严重污染,水源遭遇破坏。

  自此以后,马厂村几百户村民的生活及牲畜饮用水成了头等难题,数百户村民不得已又开始在村中一处老井处挑水喝,之后村民又被迫埋管道,去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接水喝。即便如此,水源不够喝、水质无保证的情况依然存在。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当地政府又花费巨资在别处寻找水源。

  “每年的二三月份旱季,家家户户都没水喝。因为缺水,太阳能热水器都被烧掉了。自己在家打井,但打井打出来的水因为水质差只能给牲畜喝。”说起罗某宝因贪图一己私利而给全村老百姓带来的苦难,马厂村村民悲愤不已。

  

图片说明:随处可见的被挖断的树根

  

图片说明:用挖断的树干垫起右侧路基、被挖歪的树及高达三十多米的百年老树

  除了在村中四处非法掘砂采矿疯狂敛财以外,罗某宝在2017年还因种植经济作物玛卡而大肆毁林修路。据了解,被罗某宝损毁的这片林地已存在数百年,林区遍布松树及梨树等珍稀树木。一些生产年份长的树木高度达三四十米、直径五六十公分,这样的树木需百年才能成材。马厂村民世世代代视之为宝地。

  现场显示,罗某宝动用挖机将马厂村全体村民所有的原本郁郁葱葱的生长已数百年的成材林木毁坏性挖断,大量树根裸露。该条土路左侧随处可见不规则的破坏性挖掘痕迹,大量被挖断的树干被垫到了右侧路基。

  马厂村民看来,毁林种玛卡、挖矿将水源挖断。罗某宝所做的事都是祸害乡里乡亲及子孙后代的昧良心之事。此人为了经济利益做事完全无底线,全村老百姓都恨透他了,但又碍于此人横行霸道动辄殴打恐吓百姓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村干部带头掘砂 集体资产掉入个人腰包

  

图片说明:前任村主任罗某林等人打着垃圾填埋厂名义大搞非法开采

  事实上,不仅是罗某宝。近年来,马厂村委会数位前任基层干部及组长不顾本村生态环境和长远发展,为了一己之利在村中利用公共资源大肆非法敛财为所欲为不顾后果的卑劣行径在马厂村早已是人尽皆知,马厂村民对此也早已恨之入骨。“不是这帮人,马厂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村民表示。

  2020年,马厂村前任村主任罗某林及另外两人就曾以村委会的名义在位于马厂加油站背后约五百米的位置立了一个“马厂垃圾填埋厂”牌子。隐藏这块牌子后面的,却是一个大型非法采砂现场。

  现场显示,山体在经过一年多的破坏性开采后被挖出一个几十米的大坑。

  2021年5月,鹤庆县自然资源局将此处采砂厂关闭并在此处立上了“关闭矿山严禁非法开采”的石碑。讽刺的是,“马厂垃圾填埋厂”的牌子至今屹立。

  村民对罗某林这种为了获利不顾形象欺上瞒下的行为恼怒不已。

  

图片说明:罗某荣非法采砂场

  2019年,马厂村几个村民小组长擅自做主以一万元的价格又将马厂加油站以东约三百米位置的一处采砂基地卖给了大马厂片片长罗某荣。从2019年到今年年初,从村民手中将金碧山采砂场租走的罗某荣又在此非法开采砂石料长达一年多。现场显示,此处采砂基地占地约五六十亩,挖出的大坑高度达三四十米。

  

图片说明:罗某荣本人在2020年因无证采矿被行政处罚

  跟罗某宝一样,罗某荣本人也已是“罪行累累”。

  2020年5月26日,鹤庆县自然资源局对罗某荣本人做出行政处罚:2020年2月19日,罗某荣在马厂原四、五、六社矿点实施无证采矿。根据《云南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1、责令停止无证采矿行为;2、处以罚款14000.00元。此外,罗某荣还是鹤庆马厂真荣种植场等企业的法人代表。

  “前任村组长、片长及村主任这些村委会基层干部都是村里最大的蛀虫,他们手中的职权不是为村民办实事谋福利,而是自己的非法获利开路,为权力寻租找土壤。他们所做的事坑了村民,也坑了自己的子孙后代”。村民表示。

  此外,马厂村百姓最大的不满还来源于历任村委的账务被牢牢霸占在前几任村干部手中,一直是个“谜”,从未对村民公开过。

  据了解,历届村委会出让马厂煤矿51%的股份所得6240万元,其中村委会分配到村民手中的总款项只有2800多万,老百姓知情的余款现有800万。其余2000多万村委会从未向村里公示过财务收支。

  “不公示就意味着这里面有猫腻,这其中很大可能暗藏蛀虫及腐败。这笔巨额公款很有可能被几个人截留或者挪用了。”马厂村民质疑。

  马厂村民强烈要求,前任村委会各位干部尽快将村中各项财务厘清公开透明。

  暴利驱使 马厂村民泣血维权

  巨大利益无疑是罗某宝及前任村干部等人敢于以身试法的根源。

  据了解,和正规的砂场相比,缺证少件的非法采砂场成本低廉,采砂又都是不压货款的现金交易,巨大的价差和利润导致马厂村村委会多位前任村干部及小组长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近年来,该村村民房前屋后及紧挨农作物的非法采砂场越来越多,恶性循环愈演愈烈,村子变得满目疮痍,后遗症越发明显。

  “马厂村这几个非法采砂场日均产砂料都在数百吨到数千吨,砂石在当地的行情为毛料每吨在十七八元,成品料每吨大概在三十五六元,只要开工,日收入随便就是数万元以上。每一车拉出去换回来的都是真金白银。”知情人士透露。

  “暴利”,让马厂村基层干部不顾一切变身非法淘金者。

  无序并带有破坏性的砂石料开采与粉尘噪音污染引起了村民的强烈反感。

  让村民没想到的是,保卫家园的维权之路走得异常艰辛。

  就在2021年3月11日鹤庆县林业和草原局对此事做出明确处理(责令鹤庆天宝建筑建材有限公司限期对非法采石擅自改变基地用途的林地恢复林业生产条件并处以罚款)之后没几天,罗某宝再次以身试法。

  2021年3月16至18日晚,罗某宝偷运沙子途中被村民罗某明当场抓获,此人及时向镇长李某均电话反映情况,李某均连夜到沙场把罗某宝领去村委会谈话,此事便不了了之,未见任何实质性处理。多位村民多次向李某均反映均无效。

  2021年3月24日,多位村民代表到县信访局反映此事,局长马某某回复:这件事不是我们处理,是草海镇政府处理。但镇长李某均和副镇长赵某却在村民表示要到州上更高一级组织反映此事时回复称:你们就算去州上或省上,他们还不是打来电话让我又来接你们回鹤庆处,我手里已经接回来过几次了。这之后,部分村民代表被叫到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局问话,并被各种语言威胁恐吓。

  “草海镇政府及县里根本不愿意秉公处理此事,他们的姿态一直都是往外推,拖延和打太极。这是失职渎职,是包庇,是纵容,甚至保护伞。”对于草海镇镇政府及鹤庆县信访局对此事的态度及处理意见,马厂村村民大多充满质疑。

  非法开采遇阻 触碰多条法律红线

  

图片说明:云南省国土厅信息公开回复及鹤庆县林业局信息公开回复

  2021年9月1日,云南省自然资源厅针对罗某宝124亩金碧山采砂地及新剑鹤路旁采砂地、罗某荣采砂场及被罗某宝十多年前挖断水源的回槽台地块的信息公开显示,“四个坐标点位置的征地批准文件不存在”。

  业内人士表示,上述四个地块因尚未取得合法用地审批手续,涉嫌非法用地。

  2021年8月26日,鹤庆县林业及草原局针对信息公开的书面回复称,鹤庆天宝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经营的马厂金碧山石场在开展矿山建设试生产活动时,未办理采伐许可证手续。

  依据《土地管理法》第44条:“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国务院批准。

  根据法律规定,非法用地行为应该被当地自然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责令停工、督察和查处。《土地管理法》第43条:“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前款所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第67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履行监督检查职责时,有权采取下列措施:(四)责令非法占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停止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以及《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32条:“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履行监督检查职责,除采取《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的措施外,还可以采取下列措施:(三)责令当事人停止正在进行的土地违法行为”的规定,国土部门应对被土地违法行为查处。

  不仅如此,法律人士还透露,罗某宝的滥砍滥伐行为还有可能触犯《刑法》。

  《最高法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第一条,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在非法占用的林地上实施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种植农作物、堆放或排泄废弃物等行为或者进行其他非林业生产、建设,造成林地的原有植被或林业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非法占用并毁坏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数量分别或者合计达到五亩以上;(二)非法占用并毁坏其他林地数量达到十亩以上;(三)非法占用并毁坏本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林地,数量分别达到相应规定的数量标准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四)非法占用并毁坏本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林地,其中一项数量达到相应规定的数量标准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且两项数量合计达到该项规定的数量标准。

  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近年来,国家多次强调要守住自然生态安全边界,试问该企业认为的边界在哪里?该企业在手续不齐备的情况下对山体实施破坏性挖掘致使当地生态环境遭遇到了不可逆转的危害,作为属地监管部门,到底是不知情还是假装不知情?金碧山采砂场及其他几个非法采砂基地从哪里来的底气敢于顶风而上逆势而行,视“党纪国法”如儿戏,置“政策法规”于不顾。望当地行政主管部门能清醒认识到牺牲土地、破坏环境求发展带来的深远危害。

  马厂村村民泣血呼吁,希望鹤庆及大理洲当地各级政府部门能真正扎扎实实贯彻落实中央号召,不折不扣执行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聆听村民多次强烈呼吁,坚决不允许非法企业再度开工,同时彻底肃清当地基层村委会个别干部常年以来以权谋私、打击异己、拉帮结派,恣意霸占倾吞村集体资产的不良风气,给马厂村民的希望,也还马厂村村民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本来面貌。

  来源链接:http://www.daotianwl.com/new/2021/guonei_0929/3806.html

(责编:东 华)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