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孝义:村官变恶霸 相关部门岂能坐视

2018年01月11日 13:53:32  来源:新辽网
 

  孝义市作为山西省重要的煤炭产区,依靠丰富的煤炭资源,入围中国百强县。杨家沟村是孝义市西辛庄镇的一个小村庄,那里矿产资源极为丰富,随着经济的发展,百姓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升,杨家沟的村民渴望将自己的家园建设成社会主义新农村。2006年,作为中共党员、市人大代表的杜春生被全村村民寄予厚望,推选为村委主任。然而,事实违愿,杜春生上任的十二年间,不仅没有带领杨家沟村村民走向发家致富的创新路,反而成了村民口中贪腐违纪、残害村民的“恶霸”。在村民多次逐级上告无果,如今只能怨声载道,深恶痛绝!

  沾染毒品 开除党籍

  据悉,村主任杜春生、村支书杜鹏飞二人自当任村干部以来,不顾党员干部在群众中的影响,均沾染了吸食毒品的恶习。因群众的强烈反映,孝义市纪检部门不得已于2017年11月17日,对二人做出了开除党籍的处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宣布完处罚决定的会议后,杜春生、杜鹏飞二人公然对参加此会议的本村老党员杜根生大打出手,只因杜根生就此事向组织反映了真实情况。随后,二人更在杨家沟村的微信群中肆意谩骂举报村民,扬言要打击报复。令人诧异的是,当地派出所对此行为却听之任之,视而不见,还将举报村民逐一传唤,并警告村民不许去省城上访。

  “事实上,杜春生、杜鹏飞二人早年间就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查获过,但是人家神通广大,没受到任何处罚,继续吸食,逍遥法外,这次完全是村民反映的强烈,要不还是无人问津”!村民们争先讲述着。

  新房变危房 村民回迁旧居

  据村民们介绍:杜春生、杜鹏飞二人担任村干部期间,对杨家沟村进行了新农村建设改造。原本是为村民谋福利的好事,却因其二人私自启用了大肆偷工减料的无资质工队,变成坏事。致使刚刚入住不到五六年的新居变成了危房。无奈,村民们只能又迁回旧宅生活居住。对此,村民们义愤填膺道:“杜春生、杜鹏飞分明是借改善居住生活条件为名,谋取个人私利,我们真是敢怒不敢言”。

  侵占集体利益 暴力残害村民

  另据村民所出示的资料显示:在杜春生2006年任村支书后的两年间,以改山造地修建洗煤厂为名,承包了部分村民的土地近三百余亩,低价转让给了外地商人进行开山、挖煤。此举不仅导致村集体资产损失,更损毁了耕地,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资源。2009年后,在杜鹏飞任村支书,杜春生任村主任期间,二人继续以上述方式,勾结福建等地外地商人,又毁损了村集体耕地四百余亩,使得近千亩良田,至今无法复垦。

  说起村主任杜春生,杨家沟的村民可谓是万目睚眦,怒火中烧。

  村中74岁的老人杜明清讲述到:“早在2006年,杜春生就是村主任了。他利用职务便利,用村集体的800万现金作为补偿,擅自解除了杜李宁承包我村集体煤矿的承包合同,接着便将该矿转包给清徐亚鑫公司。此时,不仅杜清明直接纳股参与经营,还扶持其侄子杜小平成为该矿矿长。此后,更是违反煤矿开采要求,肆无忌惮的越过保安煤柱,向村民宅基地的地下掘进,完全无视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每日生活在隆隆的爆炸声和大型机械运作的轰鸣声中,随时面临地基塌陷、房屋倒塌的危险,惶惶不可终日。万般无奈,我与另外两名村代表杜道锦、杜刘栓向西辛庄镇政府反映情况,希望政府制止杜春生他们这种可怕的行为”。

  说道此处,杜明清老人声泪俱下:“万万没想到的是,杜春生会因为此事而疯狂地报复我。我永远也忘不了,2008年5月20日那天,凌晨1点左右,杜春生雇佣其侄子杜小平和10多个黑社会人员冲入了我家,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门窗、玻璃、电视、家具无一幸免。我全家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我的伤势最重,事后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我那可怜的儿媳妇张金莲,居然被他们撕掉内衣,裸露的全身被他们用手电照看侮辱!我当时疼痛难忍,拉着了电灯,看到凶手中就有杜小平,正因如此,这些恶魔才停止伤害我的家人,急匆匆的逃走了,借着月光,我敢肯定杜春生就站在我家门口”!“案发后,我又向孝义市公安局西辛庄派出所报案,但该派出所却不依法积极调查。数年来,我们不断的追案,然而恶魔杜春生至今却仍逍遥法外!追案期间,西辛庄派出所给了我3万元的补偿费,让我耐心等待。可现在,派出所却又称案件已经了结, 面对杜春生禽兽般的行径,我竟无能为力,为我的家人讨个公道”。

  村民杜仁伟恨恨的说道:“2007—2008年间,杜春生私挖乱采,损毁土地盗采露天煤炭,他(杜春生)不仅不给村民发挖山毁林的补偿款,就连租用农民土地的钱也一概拖欠。盗采期间更严重威胁了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于是,村民们就一同去镇上(西辛庄镇)反映,这才有了社明清一家被打的惨案。2012年10月,变本加厉的杜春生以填埋2008年以前,采煤造成的村中废墟为由,继续非法挖山(取煤),置村民利益不顾,谋取暴利。可村民并没有屈服在杜春生的淫威下,我们相信政府会主持正义,继续上访。2012年11月初,时任孝义市市长张由泉针对此事在我村现场办公处理,我父亲杜恕庞记下了张市长的电话,以便随时反映后续情况。”

  此后,我家中便麻烦不断了:“杜春生三番五次地恐吓我的家人,村委甚至切断了我家中的水和电”。杜仁伟没有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2012年12月18日12时40分左右,我父亲杜恕庞在本村的旧村口被杜春生所雇的3名青年围堵,他们手持镐把,残忍的欧打我父亲,然后送至孝义市人民医院,医院确诊我父亲左臂及右膝盖骨折,后住介休市北辛武正骨医院进行治疗。朗朗乾坤,杜春生不是我们的村干部,是杨家沟村的害虫,他的存在是整个杨家沟村的不幸”。

  以上村民所述,还得到了村民杜海玉的证实,杜海玉怒气填胸:“因为上访杜春生的问题,他曾被20多个青年人围殴,胳膊都被人打断,对此事,孝义市相关部门从来都无人问津”。

  2017年1月,中共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同年1月19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杨家沟村问题频出,官员岂能坐视不管。一定意义上,更应重视最基层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对于此事的进展将持续关注。(王勇)

  原文链接: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111/3780.html

(责编:东 华)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