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社会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伊川某检察官被指滥用职权徇私报复他人

来源:山西信息港 时间:2017-08-29 16:48:17

  河南伊川,一个并不为国人所熟知的豫西小县,近年来,先是因从事“担保公司”的人数众多而轰动全国;时隔不久,伊川路政半夜查车上演追魂夺命,造成货车司乘人员一死一伤,全国数十家网站均进行了爆料;几天过后,伊川交通执法局办超载月票,一次交费全县畅通的新闻上了头条,再次让伊川赚足了媒体和观众的眼球。这些事件还未完全淡出人们的视野,伊川县检察院检察官韩彦章和何志伟又被指滥用职权徇私报复。原来何志伟的父亲面包车违规运炸药被交通部门朱永灿扣押,为了报复朱永灿何志伟捏造了朱永灿挪用公款证据对朱永灿提起公诉,不仅造成伊川县交通局直接和间接损失上亿元,批量职工下岗,而且令受害人朱永灿的妻子和老父亲含恨离世,还背负下了巨额债务。朱永灿的案件虽然被昭雪了,但韩彦章和何志伟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日前,朱永灿对韩彦章和何志伟滥用职权徇私报复的行为进行了实名举报。

  检察官何志伟被指徇私报复反贪局长韩彦章被指包庇纵容

  2003年秋季的一天,伊川县时任副县长王宗灿带领有关职能部门例行全县安全大检查时,在县炸药库查到一辆没有任何手续私自装运炸药的面包车,该车为伊川县半坡乡何庄村私营煤矿矿主何万卿所有,当即责令交通部门予以查扣。

  由于朱永灿负责着危货运输的监督监管工作,接到县领导的指示后,他就派人按照法律规定对违法装运炸药的车主做出了2万元罚款的决定。当时违法车司机手里只有3000元钱,但承认把货物送到煤矿后,第二天就把剩余的1.7万元罚款补齐。货物在交通局人员的护送下倒是平安出了县城,可剩余的罚款却再也没能要回一分。非但如此,2004年何万卿的儿子何志伟到伊川县检察院工作后,何万卿不但不交剩余的罚款,反而理直气壮地到交通局讨要原先交过的3000元罚款,被交通局领导拒绝。何万卿当即便恼羞成怒,在交通局院内破口大骂,声称儿子在检察院工作,和检察院的领导是铁哥,破10万元非把你朱永灿整倒不可。同时从交通局走出后,何万卿当天就跑到县纪委告状。

  自此开始,朱永灿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检察院三天两头以“有人举报其贪污”为由对其传唤调查,并把搬运装卸管理办公室、石料厂的账目搬走。

  经过半年多时间无休止的轮番调查取证,却没有查出来朱永灿半点贪污事实,这让何志伟大失所望。为了达到打击朱永灿的目的,2005年春节期间,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把朱永灿传讯到检察院,要求其交来10万元,并威胁说如若不交明年继续调查。当朱永灿拒绝交款并询问这10万元是赞助还是罚款的时候,办案人员竟然恐吓说:“敢问检察院是赞助还是罚款的,伊川县你是第一个,难道检察院是吃素的,你等着吧!”

  2005年12月16日,检察院在无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竟然以“朱永灿挪用公款4.6万元”为由将其送进了监狱,并于18天后例行了批捕手续。2006年1月5日,也就是朱永灿被逮捕的20天后,检察院以“朱永灿保证不上告”为交换条件对其办理了取保候审。至此,由何志伟亲自主导的报复朱永灿的闹剧终于拉开了帷幕。

  朱永灿告诉记者,从立案到拘留,办案人员三天两头传唤、通夜审讯,根本无法工作,他只盼着应付过去这个过程就算了,所有开发的业务能停的停,能缓的缓,等这个难关过去再提速。从2005年12月15日夜进监,全部开发的业务终止运转。20天被取保候审出来后,朱永灿强压怒火找反贪局时任局长韩彦章讲明原由,请求企业先运转,虽然损失很大仍可恢复。韩彦章说:“我手中掌握着20多条法规,伊川所有工作人员哪个敢说他四面净八面光,整他哪一个都是现成的。听你的口气好像还是有点不服气,那好,我就来给你办成个铁案。”

  于是在韩彦章的操办下,伊川县检察院独创了办案史上的奇迹,韩彦章所谓的“铁案”竟是这样办出来的。

  第一,写有他人生规划及日常事务记录的笔记本搜走后“丢了”,第二,把创办的单位与企业凭想象分开,搬装办国营的,企业私人的。然而天公不作美不能随制造案件人的愿,查账的结果却是搬装办2004年1月-4月收入为零,开支确是3万多元,开支的钱全部由朱永灿个人垫付,这样一个结果,挪用的公款何来,朱永灿成了无私奉献者,丢的、编的办法全用完了还是没办法咋办,只有凭借手中权力硬着头皮于2006年11月10日对朱永灿提起公诉。

  伊川县法院经开庭审理后,于2007年5月11日做出了“朱永灿犯挪用公款罪,免予刑事处罚”的一审判决。朱永灿上诉后,同年6月20日,洛阳市中院经审理做出裁定:撤销伊川县法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11月15日,伊川县法院再次做出朱永灿犯挪用公款罪,免予刑事处罚。2008年3月11日,朱永灿再次上诉洛阳市中院,最后判决前征求本人意见时,伊川检察院撤案或由中院宣判朱永灿无罪,两条路由朱永灿选择,朱永灿把选择权交市中院。伊川检察院在市中院2008年9月23日作出了伊检反贪撤(2008)1号撤销案件决定书。到此这场闹剧终于划上了句号。

  用个人钱创办的集体企业因检察官徇私枉法被毁

  朱永灿为了伊川交通局呕心沥血开创了用个人钱、个人承担风险、创办国营单位与集体企业的先河。

  现年62岁的朱永灿是河南省伊川县白沙乡白沙村人,1988年进入伊川县交通局工作,曾担任伊川县交通局原公路工程股股长、搬运装卸管理办公室主任等职,是一名有着3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

  朱永灿说,2000年的时候,伊川县交通系统亏损额高达2000万元。面对现状,时任交通局党委书记、局长秦天佑授权朱永灿想尽一切办法谋求对策。为了不辜负局长和全体职工的期望,朱永灿不惜动用自家多年的积蓄,又借遍了亲朋好友,自2001年7月至2004年3月间,先后为交通局筹建了“搬运装卸管理办公室、日产200m³和600m³的石料厂两个、危货运输车队、白灰窑一个”等集体企业。这些企业的相继投产运营,大大改观伊川县交通系统的经济状况。

  当记者向交通系统1000多名职工问起“为何让你来解决交通局的老大难问题”时,朱永灿告诉记者,当时成立县乡公路管理所的时候没有资金,局里安排他去具体组织,并很好地完成了任务;成立公交公司的想法也是他第一个提出的,现在仍在运行中;2000年最令政府头疼的农民在公路上打场晒粮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而朱永灿只用了一天就彻底解决了;有一个村因50多年的深层矛盾而引发多次上访事件,村两委班子瘫痪,驻村干部多人次被赶跑,是他出头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也许是这些平凡工作中的点点滴滴,不仅使领导赋予他挑起这副重担的责任,也促成了让朱永灿想出了应对当时交通局大额亏损且不让职工下岗的办法。

  “那么你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朱永灿说:“先把丢失的运管所五大市场管理之一的搬运装卸市场捡起来,成立了搬运装卸管理办公室,而后创办高山石料厂(200m³)并于2002年春节前顺利建成投产,2003年着手创办半坡石料厂,同时利用资源、场地、地域等优势开发制沙、制砖、白灰窑等项目,车队、危运公司、工程物资供应公司也都同步筹备,计划时间6年。第二期计划是四年,筹建‘老虎窑石料厂’和一个立足河南面向全国的工程公司。”

  同时,朱永灿仅对当时石料厂这一个项目的市场预测告诉记者。

  他说,伊川县南部嵩县、栾川及南阳北部属深山区,虽然山很大但没有修柏油路需要大量的石料,伊川有交通优势垂直距离最近的优势和资源优势,一个高山石料厂就辐射南部500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而柏油路又存在使用周期,所以不用担心石料厂的生命力。

  在筹建半坡石料厂时,伊川三电厂正在筹建。二电、三电两个厂的负责人都和他进行了约谈,电厂除尘需要大量石料,而半坡石料厂到二电、三电的距离最近。另外他又计划筹建煤灰砖厂、制沙厂和白灰窑。其优势是砖厂和白灰窑的成本低、质量高。由于伊河的自然沙已经接近枯竭,况且伊河、汝河的河沙运到半坡按当时的市价已达65元一立方,而在半坡筹建的制沙厂价格低廉,再加上南、北、东辐射两千平方公里的公路工程民用工程,市场潜力巨大。

  半坡建石料厂的缺点是,运输难、场地小、用电线路长、投资大,但这些问题通过朱永灿一手当时已全部解决。

  老虎窑石料厂位于伊川西部,为啥当时把它定为二期工程,朱永灿说,他当时的目的是辐射洛阳市。

  朱永灿还说,仅半坡、高山两个石料厂投产每天的收益就能确保1.5万元以上。他计划的一期工程六年时间,实际上只需五年就能完成,结果后来出事了,要是不出事的话,到2006年7月,第一阶段将全面完成,综合年效益将突破千万。

  17年前在以上计划制定的同时,对自己一生也做了规划,他说:工作笔记第一篇文章写到,每到7月,他就热血澎湃,总想写点啥,回首党艰难的斗争历程与中国的百年耻辱,作为一名党员实在坐不住,励志不求当大官,只求创伟业,他用20年时间追赶他一生最为佩服的华西吴仁宝,南街王宏彬,第一个10年不但要偿还完交通系统全部外债,确保职工应得利益,而且要使建成的项目全部收回投资交给国家。第二个10年将自己的家乡打造成第二个华西村。

  然而,他的宏伟目标随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给彻底粉碎了。

  朱永灿案件虽然昭雪徇私枉法者却逍遥法外

  历时4年零5个月的冤案得以昭雪理应庆贺才对,可朱永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相反由于无故深陷诉讼漩涡背负挪用公款之名的朱永灿被迫陷入四面楚歌之绝境。

  由于何志伟和韩彦章的徇私枉法,自他开始实施报复计划之日起,朱永灿经营的单位与企业停止了所有业务与生产。生产出来的上万方石子被陆续偷走,建厂时架设的电线、变压器、办公用品、设备等也全部先后没了踪影,直接损失至少在600万元以上。另新增损失170万元,所有损失外债全部由朱永灿个人负担。

  “然而,当初全部计划项目都有县交通局局委记录,且局里下有文件。一但出事了,党在哪里,组织又在哪里!”永灿悲愤地说。

  在案件审理期间,检察院的检察官三天两头到朱永灿的家里询问。企业正常经营的时候从没人说欠账的事,自从他被定为挪用公款的嫌犯后,讨账的人每天都围着家门,轻的说难听话,重的电焊把门封死。由于他的反复上访检察院领导可能一句不经意的不满迫使他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受到的迫害愈发增大。

  朱永灿老家的房子、宅基不明不白地被人以7000元的价格卖掉了,几代人的全部财产就剩下一捆木头。

  不知从何时起,朱永灿的工资与同级人员相比少了1000多元,他是唯一一个1984就已经是副科级干部现在却成了科员的人。

  更有甚者,朱永灿的老父亲因得知儿子犯罪感到丢人,在朱永灿出狱后不到三月便因生气而撒手人寰;朱永灿的老伴在伊川县电业局上班,同事们都知道她身体没有半点毛病,却也受不了如此打击在2012年去世;朱永灿的大儿子在14岁的时候,因检察院的人员和讨账的整天到家里闹而受不了煎熬离家出走;他的小儿子至今还是不敢见人,看见人就往屋里跑;朱永灿的大女儿早就结了婚,女婿在派出所上班,可也因此而离婚。

  自从朱永灿被检察官何志伟陷害后,原本如火如荼的单位企业一天内倒闭,这些年交通系统职工真苦,连农民都不如,单位五险一金不能交,看病看不起导致上访者络绎不绝。如果没有检察院这场闹剧这些问题还会存在吗?

  朱永灿虽然昭雪了,但企业损失谁负责,他无数次从县到省的反复上访,在上级领导的多次追问下,县政法委给予了他4万元组织照顾,检察院仅解决了18万元补偿,检察院给他送来的18万元究竟是干什么的,无人回答。那请问:最小的一个石料厂18万元够办手续吗?更别说中间所产生的看门费、租赁费了。

  说起这几年被韩彦章和何志伟打击陷害的遭遇,因憔悴而变得满头白发的朱永灿老泪纵横:刚开始办企业的时候是愁着何时才能把交通局的外债打发干净,中间那几年又愁着冤案何日才能平凡昭雪,如今是愁着天理公道谁才能为他讨还。说到伤心处,年逾花甲的朱永灿止不住仰天长啸,徇私枉法的检察官一个成为亿万富豪,一个不降反升,这究竟是什么世道?他们不仅搞垮了交通局,也整垮了我全家呀!一个党员的理想奋斗在司法特权面前,在涉法涉讼面前,竟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然而,几乎与此同时,伊川县检察院原反贪局长韩彦章退居二线后投资几千万元搞起了房地产,如今已是身家过亿的大老板。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从哪里弄那么多钱搞房地产,且至今无人追究。一个是自己垫钱几百万元为单位服务却被反贪局长送进监狱的老党员,而这个把老党员送进监狱的反贪局长竟然能够投资几千万搞房地产,这真是莫大的讽刺!(新阳)

  

7cc17ad19a9f200937c4765d189a77a5.jpg

  来源:http://www.zmgov.com/news/shehui/2017-08-29/392677.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东 华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推荐新闻图片
热点关注
    热点图片新闻
      评论热文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