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社会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鄂尔多斯:司法局“重号任命文件”谁之过 ?

来源:未来网 时间:2016-10-17 15:53:42

  公证处同仁遭到不公待遇公正吗?“廉政耳边风”

  中国商务新闻网法治讯(记者:牟财源、林健)鄂尔多斯市司法局成立一个新的公证处,这本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情,不料却因两份重号的任命文件,让这家公证处处在了风口浪尖,司法局也因此事被公证处其中一名公证员告上法庭,引发国内多家媒体的高度关注。

  重号任命文件引发的种种乱象,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司法局在同天发布重号文件?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前往鄂尔多斯进行多方调查。

  

  图:两份129号任命文件分别任命鲍先锋与贺霞为公证处负责人

  同天发布重号任命文件公证处负责人被“掉包”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司法局于2010年计划在康巴什成立一个新的公证处,经人推荐后,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公证处已经工作了15年之久的鲍先锋决定转去康巴什公证处寻求更好的发展。

  2010年8月23日,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发布《鄂司发[2010]119号文件》将鲍先锋从东胜区公证处调到康巴什公证处工作。

  2010年8月25日,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发布《鄂司发[2010]129号文件》任命鲍先锋为康巴什公证处的负责人。

  文件发布当日,司法局又发布了一份重号129号任命文件,其内容却是任命贺霞为公证处负责人。

  根据2010年9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颁发的《公证机构执业证》显示,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一栏为“鲍先锋”。按照正常程序,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应当是用任命鲍先锋为负责人的文件和执业证到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领取《事业单位法人证书》,以及到相关部门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和《税务登记证》。

  但是当这些证件均办完放到鲍先锋眼前时,证件负责人却是一位叫贺霞的人。

  同一编号、同一天签发的文件却任命了两个不同的人为公证处的负责人。最终负责该公证处的,却是从未出现在任免文件中的鄂尔多斯市司法局的一名主任科员。

  

  图:公证机构执业证的负责人一栏为鲍先锋

  

  图:组织机构代码证的法人代表和税务登记证的负责人均为贺霞

  公证处负责人贺霞成“影子主任”吃空饷拿分红从不见踪影

  2010年9月19日,在康巴什公证处成立大会上,当时的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局长武社平宣布康巴什公证处主任为郭永清,鲍先锋为主管业务的副主任,而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贺霞的名字却没被提到,他本人也没有到场。

  据国际网报道,郭永清时任市司法局公律科主任科员,在保留公务员职务的情况下兼任了康巴什公证处主任,实属违法行为。

  鲍先锋向记者表示:“当时武局长说因为工作繁忙,局里对郭永清的任命还没有出台红头文件,过段时间一定会补上,实际上这文件一直都没有发下来。”

  自从郭永清上任后,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贺霞便成为了神秘的“影子主任”,从来没有在公证处露过面。

  “在开大会宣布任命郭永清之前,武社平组织了一次小会,在那次会议上宣布的主任是贺霞,还让大家入股公证处,按比例缴纳入股费用”。鲍先锋向记者表示,他本人被分配了8%的股份,需出资8万元,贺霞分得40%的股份,王桂萍28%,郭永清10%,“一共有7个人占股,我们写了一份入股的文件被分管财务的王桂萍拿走了”,鲍先锋说。

  根据中国青年网此前报道显示,贺霞祖籍内蒙古,早前户口已迁往北京。贺霞在人大读的并非法律硕士,而是法学硕士,后者只招收法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根据北京律协的网站查询发现贺霞曾是一名执业律师,在2012年已被注销了律师证。

  那么这位贺霞到底是何背景?当记者找到她本人时,一提及“康巴什公证处”,贺霞便表示她与这家公证处没有关系,也不了解当中的事情。

  根据《公证法》显示,公证处负责人需要持有公证资质并在公证单位有三年以上经历才能担任,那么没有任职资质的贺霞又是如何当上康巴什公证处主任呢?背后又是谁在操纵这场“闹剧”?

  鲍先锋称:“我曾经多次询问武局长贺霞到底是谁,有一次他回答说‘贺霞就是我,我就是贺霞,大家不要捅破这张纸’。”

  据了解,贺霞在担任公证处主任的两年内都有签字领取工资和股份分红,但贺霞本人却表明过与康巴什公证处无关,如果这些签字不是她本人的,又是谁在“影子主任”的背后冒领工资?

  而在鲍先锋的心中,他始终将这家公证处的背后负责人直指当时的司法局局长武社平,目前武社平已是鄂尔多斯市政协副主席。

  

  图:公证处成立之时的领导班子其中并无贺霞

  公证处主任几经撤换公开遴选引不满

  直至2014年9月重新推选负责人之前,康巴什公证处的前后3名主任都存在资质问题。

  从成立之初就担任主任的郭永清始终没有获得文件任命,并且保留着自己公务员的身份,领取双份工资。此事被举报后,2012年8月21日,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发布文件,宣布谷春梅担任康巴什公证处主任。其中,在这份抄送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的文件中,被免去的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一栏写着的是鲍先锋而非郭永清或贺霞。

  据了解,谷春梅在担任了康巴什公证处主任期间,一直留在鄂尔多斯市仲裁委工作,直至这年12月才正式进入公证处工作,同样涉嫌违规问题。

  2013年,鲍先锋针对几名主任的资质问题进行举报。市纪检委开始介入并调查,后来发布文件给予郭永清、谷春梅行政警告处分并责令其退还工资。

  2014年9月17日,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决定对康巴什公证处进行停业整顿,公布在全市范围内公开遴选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其余职位全员竞聘上岗。当时鲍先锋和一名原东胜区公证处副主任竞选主任,最终对方当选。

  鲍先锋对此并不满意,他认为这是变相的打压。他告诉记者:“《公证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公证处负责人需要从本公证机构内部推选,这全市的公开遴选本来就违反了规定。并且在选举时,不公开唱票,也不允许我查看选票,根本没办法确认投票结果的真实性。原本落选的人应该是能当上副主任的,没想到局里竟在竞选后取消了这个职位”。

  对这种有明显针对性报复的取消决定,使鲍先锋从副主任变成了普通职工。鲍先锋对此充满了无奈与愤懑:“我在东胜区公证处兢兢业业工作了15年,本以为调过来康巴什公证处会有更好的发展,谁知道却越做越差。”

  

  图:康巴什公证处

  举报公证处乱象遭受不公待遇

  “2011年时由于原本答应的分红没有按照8%的比例分配,单位也不给我买三险一金,我开始决定举报公证处的违法行为”,鲍先锋称。

  据了解,最初鲍先锋把举报范围控制在公证处几个负责人的资质问题上,引起了媒体和市纪检委的关注。2012年年底,鲍先锋加大举报力度,开始涉及入股一事。

  司法局的反弹也随之到来,2012年8月23日,鲍先锋遭康巴什公证处免职。鲍先锋说:“奇怪的是,我是8月23日才被单位免职的,但市司法局在21日就已经提前收到了我的免职文件。“

  2013年3月5日,康巴什公证处再次发出通知:“由于鲍先锋同志长期以来在网络媒体散播不实言论,诋毁我处及领导、职工形象,给我处的工作和声誉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并且无故三次不参加组织的正常学习和活动,停发鲍先锋工资。”

  屡次上诉均未果

  “原告:鲍先锋,系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公证处公证员。被告:鄂尔多斯市司法局... ...”一位公证处的公证员,将自己的顶头上司告上法庭,这种情况实属少见。

  据悉,起初鲍先锋的诉讼请求都是围绕着公开当初的重号119、129号文件内容,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些文件全部呈上法庭,让法官断定这些文件到底是哪些地方出了问题,到底这些文件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然而东胜区人民法院却以“鄂司发119号文件、鄂司发129号文件已被确认为作废文件,属于不存在的政府信息”驳回了鲍先锋的诉讼请求。

  鲍先锋并不服东胜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他认为即使是已被废止的政府文件,也应当予以公开,于是上诉至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表明原审裁定错误,责令鄂尔多斯市司法局公开119号、129号文件。

  鲍先锋诉司法局任命賀霞的行政行为是无效行政行为,诉鄂尔多斯市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违规颁发賀霞《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的行政行为是无效行政行为的诉讼案,东胜区人民法院、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均以“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任免法院不予受理”和“已过诉讼时效”为由不予立案。

  为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记者来到了鄂尔多斯市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后亦坦承道:“当时的康巴什公证处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也有侵害鲍先锋合法权利的现象。通过市纪检委长时间的调查之后,现在市司法局也已经处置了相关的违规人员,重新整顿公证处并补发了鲍先锋的工资。但这事情已经时隔好几年了,如果说要追责当初任命贺霞的文件等问题的话,只能到自治区纪检委去举报了。”

  他还说:“据我了解康巴什公证处的建立过程中,司法局在处理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如果按法律程序处理的话牵扯众多。鲍先锋当时确实遭遇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如果能了解到鲍先锋当前的诉求是什么,我们会与司法局沟通商量。”

  对此,鲍先锋表示:希望鄂尔多斯市司法局依法撤销鄂尔多斯司发【2010】119号、鄂司发【2010】129号两份无效行政文件,并依法追责文件相关的负责人,给予鲍先锋作为康巴什公证处负责人的合法权益、合法待遇。贺霞在任职康巴什公证处主任的2010年—2012年期间,从未到岗上班,吃空饷长达三年,应当追究其法律责任并追缴冒领工资,并对其单位主要领导实施问责。

  鲍先锋向记者述说道:“尽管任命贺霞为负责人的119号、129号文件已经被认定是作废文件,司法局却一直没有采用正式文书形式予以撤销,成了刻在我心里的一道梗。几年来因司法局假借我的名义将我推向这件事的风口浪尖,已经严重的扰乱我原有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所以我一直在通过法律途径试图维护自己的权益,但都石沉大海,没有进展。但我始终相信法律,终有一天会得到公正的判决。正义不怕迟来。”

  当前,鲍先锋已向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行政抗诉申请书,目前案件正式受理。

  一份离奇的任命文件,演变成裹挟司法系统及多个政府部门的“葫芦案”,其中牵扯众多。到底是谁造成这场荒唐的“闹剧”?有多少人该对此事负责?

  记者将持续关注事情的进展。

  免责声明:本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http://www.k618.cn/city/wgcs/201610/t20161013_9189394.htm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 聪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推荐新闻图片
热点关注
    热点图片新闻
      评论热文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