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财经资讯>股市>股市行情>

联拓集团破产重组计划陷入僵局

来源:中国证券网 时间:2016-12-30 18:20:22

  作为国内知名的汽车4S店连锁企业,联拓集团曾风光一时,旗下的联拓国际2010年更是成为了第一家奔赴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国内汽车销售与服务公司。不过,在去年以来的4S店“倒闭潮”中,联拓集团因为资金链断裂陷入破产境地。由于其优越的区位条件和廉价的土地成本,联拓集团成为不少A股上市公司眼中的“香饽饽”。

  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了解到,有A股上市公司正意欲从债权人手中接盘联拓集团。联拓集团破产重整方案计划在明年1月9日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上进行表决。但是,自今年7月22日被法院宣布破产以来,联拓集团拒不进行交接,使破产重整陷入僵局。同时,在调查的过程中,不少债权人怀疑,联拓集团或通过“神秘人”非法转移财产。

  盲目扩张致资金链断裂

  资料显示,联拓集团成立于1994年,是国内知名的汽车销售及维修服务企业,在全国拥有15家汽车4S店。2010年12月10日,公司旗下的联拓国际登陆美国纽交所。不过,受一系列因素的影响,2014年12月起,公司客户及订单量锐减,流动资金枯竭,2015年2月逐步停止运营。联拓国际随后也从纽交所黯然退市。

  “联拓集团陷入困境跟 宏观经济下行以及汽车市场变化有很大的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盲目扩张,包括扩张汽车园,在丰台建第一个路虎店,在保定建第一个宝马店等,这都需要大量资金。‘短贷长投’造成资金链断裂。实际上,联拓集团的经营状况并不差,几家4S店几乎都排在各大品牌的前十名,但却倒在了资金链上。”某汽车经销商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联拓集团的垮掉导致其欠下的巨额债务无法按时偿付。截至今年10月10日,共有81家债权人申报了28.71亿元的债权。最后确认14.37亿元,其他暂不确认。特别是私募基金鑫达众汇,在联拓国际上市后,其为后者发行了共计3.99亿元的三只产品。“帮其进行股权融资,通过扩大资产规模去收购其他资产,装入上市公司,我们由此获得超额收益。结果非但没有拿到收益,还陷了进去。”鑫达众汇董事长那日苏表示。

  中国证券报记者拿到了一份去年4月30日联拓集团发给鑫达众汇盖有公司公章的《回复函》。联拓集团方面表示,“郭和通洽谈的外资投资项目(投资额10亿美元)合同我方已签章,合同约定美元在五月份全部到位,计划在六月份将部分美元换汇,同期陆续向债权人偿还借款。”郭和通为联拓集团董事长。

  不过,上述承诺很快成了泡影,郭和通还自此失联。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方联系郭和通,最终未果。“去年3月4日,我们就向北京仲裁委进行仲裁申请,6月份仲裁胜诉。当年年底,我们又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今年7月22日,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裁定联拓集团进入破产程序。但联拓集团拒不进行交接,现已陷入了僵局。”那日苏表示。

  有A股公司意欲接盘

  资金链断裂,欠下巨额债务,陷入破产境地,但联拓集团的资产在不少公司眼中仍是“香饽饽”。实际上,自去年债务危机爆发以来,至少有两家同行业A股上市公司试图接盘联拓集团。这也让包括鑫达众汇在内的众多债权人看到了希望。

  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了解到,目前已有A股上市公司意欲接盘联拓集团。某公司一高管王刚(化名)告诉记者,“我们看中的就是联拓集团的区位条件,包括在全国共有15家4S店,其中9家位于北京,区位优势明显。现在要在北京五环以内批一块地建4S店基本不可能。联拓集团这9家4S店全部在四环以内,价值显而易见。”

  同时,联拓集团的土地也颇具吸引力。据王刚介绍,“我们曾经对联拓集团位于北京的9家4S店进行过调查,结果发现签订土地合约最短的也多达7年才到期,最长的甚至达到20多年。而且都是二三十年前签的土地合约,成本非常便宜。比如大郊亭的那家4S店,建筑面积大概7千平方米,占地面积大概10亩地,一年的土地租金才一百多万元。这放在现在根本不可能,而且签这么长的合约很难。”

  王刚表示,从去年联拓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后,公司就开始尝试接盘联拓集团,计划等鑫达众汇接管联拓集团的全部资产和债务后,再从鑫达众汇手中接过来。在去年4月30日联拓集团发给鑫达众汇的《回复函》中,联拓集团表示,计划6月份美元换汇到位后用于偿还债权人借款。“如果在上述时间未能向贵司履行还款义务,则同意鑫达众汇以承债方式收购联拓集团全部资产及债务。”

  在中国证券报记者拿到的一份今年12月份起草的《北京联拓机电集团有限公司重整投资方案》中,上述A股上市公司承诺,接盘联拓集团后,将为其注入优质的资产及流动资金,恢复正常运营,并力争在2017年达到原有经营水平的50%,五年内恢复正常经营水平。为了有效降低联拓公司的负债水平,其中还提出“全体债权人债权实施债转股”和“个别清偿”两种重整方案。

  由于联拓集团拒不进行交接,王刚只能选择等待。随着时间的延长,联拓集团的价值也在一点一点减少。“比如土地租约,时间拖得越久,价值肯定丧失得更多。”王刚表示,公司取得联拓集团大股东身份是参与重整的先决条件。而对联拓集团股权的取得,以不迟于2017年3月31日前的工商登记为准。若上述期限届至而非因公司原因未取得股权,公司可选择继续进行重整或退出重整计划。

  疑通过“神秘人”转移资产

  在有接盘方愿意接盘的情况下,联拓集团为什么拒不交接?那日苏和王刚怀疑,郭和通虽然已经失联,但仍然可能在幕后控制着联拓集团,意欲通过缓兵之计,达到转移财产的目的。特别是神秘人“胡秋菊”的出现,让鑫达众汇等债权人进一步加剧了担心。

  中国证券报记者拿到的一份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1日下达的《民事调解书》显示,2012年1月16日,被告郭和通实际控制的瑞通裕隆向原告胡秋菊借款3200万元,被告联拓集团和子公司联拓诚信、孙公司锦德基业,郭和通实际控制的联拓通达等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借款到期后,瑞通裕隆未及时还款付息,胡秋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偿还本金3200万元,以及利息2784.42万元。

  但鑫达众汇等债权人在调查的过程中却发现其中有不少疑点。“借款合同主体为胡秋菊和瑞通裕隆,但转款凭证主体为京佳世纪。借款凭证记录资金用途为农、副、矿产品采购款,用途非借贷,所以我们对借款合同的真实性存在疑问。此外,《民事调解书》显示,借款合同到期日为2015年3月31日,而胡秋菊在2015年3月5日就提起了诉讼。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6日立案且3月9日就做出了裁定。”那日苏表示。

  同时,未经债权人同意,2015年1月4日和2016年5月17日,联拓集团子公司联拓英才、郭和通实际控制的瑞通裕隆被悉数转移给了国金财富,现法人均已变更为胡晓晴;2016年5月19日,郭和通实际控制的联拓通达也被转移给了兴业佳建材,现法人已变更为胡建松。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主体之间的关系“亲密”,更加让鑫达众汇等债权人怀疑联拓集团在秘密转移资产。根据债权人提供的资料,除了郭和通、联拓集团以及关联公司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京佳世纪的实控人胡建斌是郭和通的远房侄子,且是胡秋菊的丈夫,国金财富实控人胡晓晴则是胡建斌和胡秋菊的女儿。“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联拓集团的资产正被非法转移,因此我们已经准备向公安机关报案。”那日苏表示。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龙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