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评论>

“债灾”降临?!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时间:2016-12-19 11:12:14

  "美联储的加息大戏,抵不过三年债牛毁于一旦时的可怕场景。如果说,流言四起,泡沫破裂是“股灾“时的写照,那么今日的债市,却已经将“灾”字演绎的如火纯情了。"

  12月15日,国债市场再度暴跌。国债期货10年期主力合约 T1703 暴跌1.81%,5年期主力合约 TF1703 暴跌1.16%,两合约盘中均数次触及跌停。更值得担忧的是,这是自国债期货市场2013年9月6日重新开放三年多以来,首次触及跌停。

  国债期货市场在今年10月触及历史新高,此后不断加速自由落体,直至今日似乎完全失控。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可以用“债灾”来形容国债期货市场的行情了。

2016年8月2日至12月15日国债期货连续指数走势(Wind资讯)

  何谓之“灾”?从“股灾”中,我们似乎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当风险隐患遇到了导火索,辅以市场无处不在的流言蜚语,便构成了灾。之后,“有关部门”开始救火,但是由于准备不充分,杯水车薪,“灾”依然没有结束,只能靠时间平复市场疯狂的情绪。

  如今债市,似乎也真上演着这些戏码。现在来看,日内的债灾式行情,始于一则关于“华龙证券债券技术性违约+百亿级货币基金爆仓”的传言。

  债市流言:5亿技术性违约+100债券浮亏

  《21世纪经济报道》14日报道称,12月13日华龙证券出现了约5亿元的债券交易违约,至今尚未解决。报道引述市场人士的话称:“做的是T+0+1交易,即交易对手当天买入,第二天卖出10年期的农发债券,但是由于价格下跌,第二天华龙证券直接不要了。”

  无独有偶,昨日还传言称国海证券(行情000750,买入)某债券团队负责人出国失联,请廊坊银行代持的100亿债浮亏巨大,国海直接不要了,章是萝卜章。某大基金货币(基金)爆仓,公司要赔6亿,世事无常,大家都捂好钱包。由于流言爆发迅速,事主国海证券甚至紧急公告A股停牌。

  早盘债市对这两则流言迅速反馈——两大国债期货主力合约迅速下杀,并在10点之前牢牢锁死跌停。

  此后,华龙证券回应称,此次15国开18债券之所以出现交割问题,主要是技术性原因导致。“合同已经订好了,剩下的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因为各种原因,如停电等,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停电只是举个例子,技术性原因比较复杂”。

  早盘临时停牌之后,国海证券正式回应,证实两名债券团队原负责人伪造印章,在所涉业务中盗用公司名义签订协议。公司并未授权两名原负责人开展相关业务,更未授权两人签订相关业务协议,公司自身也未签订任何相关协议。

  廊坊银行昨日的回应则更为直接:与国海证券无任何往来。

  廊坊银行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并不存在传言中所谓的“债券代持”业务。此外,廊坊银行表示,债券业务一直遵循合法合规运营的原则,所有业务运营正常,并不存在传言中的亏损。

  对于某大基金货币(基金)爆仓的消息,市场则将矛头直指华夏基金。对此,包括华夏基金等多家管理大型基金的公司均站出来辟谣。对于究竟是哪家基金“中招”,目前并未明确。市场仍在猜测之中。

  但是,回应没有起到太大效果,两大合约反弹乏力,最后终以跌停附近报收。

  央妈救火!为时已晚?

  一边是国债期货自由落体,一边是央妈紧急救火。

  根据知名财经大V曹山石爆料:就在今天早晨国债期货“打娘胎出来头一次被按在跌停板的时候”,央妈急了,再次出手干预流动性,意图控制“债灾”。

  根据爆料,央行做出的动作主要有三条:

  1、 央行将会加大放水力度,填补市场短期资金缺口。

  2、 大银行对非银机构放钱,多放长端的钱(长期借款),不要卡。

  3、 大银行不要吝啬问央妈我借钱,你们要担任起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责任。

  小编为大家解释一下这句话的画外音:

  首先国债期货市场暂时还没有对银行开放,所以银行在国债期货市场扮演的角色就类似一个“配资公司”。国债期货市场的主要玩家是公募基金,由于国债期货市场大多数涉及杠杆投资,所以资金来源是公募基金收成的主要来源,而问银行借钱的利息是玩国债期货的主要成本。

  所以,要是公募基金没法儿向银行借钱,或者借钱的成本很高,导致杠杆挂不动,就会抛售债券,形成债市下跌。反之,杠杆资金的借款越多,利率越低,期限越长,流动性预期就越稳定,公募基金也就更愿意投资债券,债市企稳。而央妈做的维护流动性,正是要从钱的角度防止债灾的蔓延。

  可是,流动性补给是否能挽救“债灾”?市场似乎给出了答案。央行今早开始干预流动性令国债期货市场短暂企稳。但时至午盘,国债期货再度跳水,数次触及跌停位置。如下图:

12月15日国债期货连续指数分时图

  股民们似乎很熟悉这一幕:指数数次触及跌停,但底部有“神秘力量”托举以至涨停未被封死,可最后强弩近末,临近收盘,国债期货再次触及跌停,报收于跌停附近。

  对于经历过“股灾”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何其相似的场景。

  “债灾”或波及整个金融体系

  如果你经历过股灾,那么你大致能得出这样的几条股灾出现的原因——去杠杆,新股发行,熔断机制。然而这些都是“灾”出现的导火索。引发股市暴跌的原因,无外乎股票估值“泡沫”过高。

  同样,引发“债灾”的因素有很多。但包括年底流动性偏紧,美联储加息等这些因素其实早被市场预期。其充其量扮演着“债灾”导火索的角色。

  决定债券价格的因素,无外乎是信用分风险与利率的拉锯。央行的降息周期在2015年末戛然而止,但“债牛”却在没有一次降息,信用风险事件却不断累积的背景下延续了几乎一整年。这一现象形成了偌大的债市“泡沫”,一个较大的风险事件就能将“泡沫”吹破。

  那么泡沫的成因是什么呢?知名经济学家高善文曾在今年7月份进行过一次演讲(《守正待时》),其中的一段重要描述是“影子银行体系或在未来两年引发债灾”,解释的便是债市基本面信用风险不断上升,债券价格却没有下跌的内因。

  在高利率非标业务占比萎缩背景下,一个合乎直觉的推论是,理财产品预期回报率将快速下滑,影子体系负债端的扩张也会大幅放缓。

  但事实与此相反,过去两年银行理财市场规模仍然迅猛增长,没有显露出明显的减速迹象。

  其原因在于,通过扩大期限失配和信用风险暴露、提高杠杆比率以及金融创新,银行理财产品成功地维持了较高的收益能力,维持了规模的较快增长。但与此同时,整个金融体系承受的风险暴露也越来越大。

  ……

  理财体系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办法,来获得和维持这么高的预期回报率?

  第一,期限错配和成本法计价。

  理财资金期限一般集中在6个月以内,其中有一定的比例对接了比较长期的资金用途。一些高利率的资金用途迄今还没有到期,并按照成本法计价。这在维持了高收益率的同时也意味着期限失配和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第二,增加信用风险暴露并加杠杆。

  例如在信用债市场上,尽管经济下行、企业盈利恶化、企业实际的违约发生事件明显增多,但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初,信用利差还是收窄至历史最低水平。理财资金增加信用风险暴露和加杠杆可能是背后十分重要的驱动力量。利率债领域的加杠杆可能一定程度上也是存在的。

  第三,金融创新以及对高风险标的的投资。

  例如理财资金积极对接两融受益权和结构化证券产品,参与这一类金融创新。这对理财体系自身而言具有高收益、低风险的特征,但可能催化和放大了去年的股市泡沫,随后通过“强平”机制加剧了股票下跌过程中的流动性挤压,实际上增加了金融系统所承担的风险。

  迄今银行并未对这些风险保有明确和必要的资本缓冲,或相应的紧急流动性救助安排。未来如果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冲击,或者显著的信用损失,这一体系很可能局部崩塌,形成“债灾”,并波及整个金融体系,风险不可小视。

  老虎财经曾在12月12日《比创业板大跌更可怕的事!》中谈及,债市是过去两年资本市场狂潮中残喘直至最后的大类资产。而在此之前,股市,楼市,期市甚至是汇市都在一段时间内集中暴露重大风险。债券是资本市场信用优先级最高的证券化资产——但同样的,债券市场也是距离系统性风险最近的一个市场。一旦债市出现剧烈波动进而引发信用危机,导致的结果或许和07金融海啸并无二致。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龙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