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贷债转数量暴增十倍 实控人王思聪隐退四个月

2017年12月26日 17:12:24  来源:新浪财经
 

  王思聪隐退四个月,翼龙贷债转数量暴增十倍,还瞒着不让看

  财经网 鸿辰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即将在本周召开,有着“农村借贷第一”的翼龙贷也再度成为P2P行业内的瞩目焦点。而这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之前能广为人知,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老板名叫王思聪。

  当然,此思聪非彼思聪。翼龙贷这位王思聪一直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在今年8月份,王思聪将董事长之位交给了夫人张璇,自己转任名誉董事长。正当年富力强,为什么要退居幕后呢?这与当时翼龙贷陷入债转风波有关。

  但不幸的是,四个多月过去,当初的债转问题不仅未随王思聪的隐退而得到解决,如今看反而愈演愈烈。年终岁末,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

  刻意隐瞒,债权转让数量暴增十倍

  公开信息显示,翼龙贷的债权风波发端于今年8月初,当时翼龙贷每天有超过50页的转让债权,实际上根本无法实现债权转让。8月7日,其累计待转让债权标的接近800个。8月13日稍有好转,其累计标的也超过了500个。

  衡量平台流动性,债权转让是关键指标之一,也是投资者选择平台的重要参考。随着投资人不断在网络上反映翼龙贷债转失败的消息,债转风波在8月份不断延续。当时为了稳住投资者,翼龙贷债权转让专区不再显示转让标的具体数量,代之以省略号,这一设定至今(12月25日)仍未改变。

  不得不说,这是翼龙贷非常“鸡贼”的地方,是对投资者非常不负责的行为。在这样的页面中,投资者很难了解平台上债权转让的总体数量,并借以衡量平台的整体流动性与投资价值。翼龙贷此举,有故意蒙蔽投资者的嫌疑,不符合国家对互联网金融平台信息必须公开、透明的相关规定。

  那么,既然不显示具体数量,投资者怎么才能知道翼龙贷现在债权转让的真实情况呢?那只有一个最笨最难的办法,一页一页数。

  在小编几乎将鼠标点残、眼睛看花的努力之下,截至12月25日翼龙贷平台上累积的债权转让情况清点完毕。其中,转让专区的私人转让标的共35页,芝麻转让标的803页(没看错,不是条,是页)。以每页十条转让标的计算,翼龙贷目前的债权转让标的数量共计约为8350条(手动清点,存在误差)。

  也就是说,翼龙贷的债权转让数量比四个月前问题爆发时,暴增了十倍不止。

  看来,王思聪隐退幕后,并将董事会大换血,似乎并非是为了扭转平台的经营情况,而是另有隐情。那么,翼龙贷的问题出在哪儿呢?我们就先从翼龙贷的经营模式说起。

  官司频发,加盟商模式备受诟病

  翼龙贷采取的是加盟商模式,意图打造一个整合全国各市县的加盟商的平台。而据翼龙贷官方网站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1月,这家公司的全国加盟商共有1279家,覆盖了超过全国1000多个区县。

  王思聪曾公开表示,加盟商模式即加盟商对借贷农民的信用进行初级审核,通过县级加盟商对借款人进行家访以及贷前、贷中、贷后的诚信调查。但采用这种模式对翼龙贷来说有利有弊,优点是可以快速扩张,迅速占领市场。而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加盟商管理难度极大,骗贷情况时有发生。

  在伴随着整个P2P行业的野蛮生长之后,翼龙贷加盟商模式中的缺点开始显现,并在今年集中显现。7月3日,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公布,翼龙贷一加盟商因侵占催收款210万元,一审获刑六年半。12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又公布了翼龙贷石家庄加盟商白玉托的职务侵占二审刑事裁定书。据了解,原审被告人白玉托犯职务侵占罪一案,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2016)冀0102刑初206号刑事判决书。被告人白玉托利用经手该公司小额贷款业务的职务便利,将贷款人偿还给公司的钱款截留并侵吞,涉案金额逾570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涉案赃款570.71万元,依法予以追缴。

  加盟模式虽能较快地扩大规模,但小平台缺乏类似大平台的购物、社交等相关的大数据信息,发放贷款仍需要一单一单审核,虽然具有规模,但放贷的成本并无明显优化。同时,网贷的风险本来就高于传统融资渠道,加盟模式控制风险困难很大。

  在加盟模式中,加盟商虽然不能接触最终的贷款资金,但借款的审核以及各种额外收取的费用,都让其获得很多实际的权力,这自然对债权的质量产生影响,这从上述两起公开宣判的案件中就可看出端倪。

  项目风险高,翼农计划打擦边球应当警惕

  翼龙贷目前交易额主要集中在“翼农计划”产品上。根据翼龙贷官网披露的11月运营报告显示,“翼农计划”累计成交量18.11亿元,占当月平台累计成交量的83.6%。

  翼龙计划是联想控股投资后首款主打产品,推出以来一直是翼龙贷的产品主力。目前来说,很多大平台都具有理财计划,投资体验比散标好,利用投资人授权的自动投标和债权转让来实现,对于基础资产进行展示和匹配,实现分散投资。

  不过,虽然目前监管办法并未明确这类产品不合规,但这种打包的投资计划仍有打“擦边球”的嫌疑。从监管层的监管思路来看,在债权打包的多种形式中,通过金交所实现债权打包已被明令禁止,而通过让投资者授权平台自动投标的方式仍处在模棱两可的阶段。而除了散标以外,网贷平台上的活期产品、定期产品都涉及债权打包。

  而相对于主打农村市场的翼龙贷来说,其中的风险更是难以预测。根据翼龙贷11月份的经营数据来看,其借贷资金主要用于粮食作物与牲畜饲养类项目,分别为37.6%和26.4%。俗语有云,“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在传统农业生产及农产品市场中,粮食作物与牲畜饲养都具有很大的风险。翼龙贷平台项目面向三农的借贷利率一般都在18%左右,其借贷资金能否及时偿还本息,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旦出现较大面积坏账,加盟商催收困难又无力垫付,风险或将直接传导至翼龙贷。

  通过本文开头所述的翼龙贷在债权转让所使用的“猫腻”行为来看,其资金及经营情况似乎正面临着某种难以示人的问题,监管部门及广大投资者也要擦亮眼睛,对隐藏的问题要有所警惕。而随着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以及网贷监管细则的下发,网贷行业或将迎来较大程度的震荡,对投资人的直接影响不言而喻,不可掉以轻心。

(责编:小龙)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