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评论>

钢铁沙皇如愿以偿入主抚顺特钢 沈两公子或各执门庭

来源:投资时网 时间:2017-09-28 11:13:42

  "如果你坚信在资本市场里从没有废话一说,那么请务必认真对待9月12日晚间来自沙钢股份(600399SH)的那份公告。它,至少价值34亿人民币。 "

  事实上,有不少市场人士将沙钢股份的公告视作“多余的话”,陈述的也不过众人皆知的结果,即这家总部设在江苏张家港,由“钢铁沙皇”沈文荣创立于四分之一个世纪前的著名民营企业,已正式拥有原国资控股东北特钢集团43%股权,从而晋升后者最大的单一股东。

  只是如此?

  这当然不是一个小事件。2016年,作为中国北方规模最大且是提供军用特殊钢材最重要的公司,东北特钢从3月28日至9月26日连续曝出十宗企业债公开违约。截至今年6月末,中国债市共计有80家企业141只产品出现违约,涉及金额为643.6亿人民币。数据显示,其中仅东北特钢一家所涉债券违约金额便达到140.6亿元,占比接近22%。

  在关于东北经济塌方的争议声中,这几乎构成祭坛上血淋淋顶鲜活的牲本。

  锱铢必较两方皆有软肋

  自去年10月10日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东北特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由辽宁省国资委、省发改委、省工信委、省金融办及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组成的“管理人”一方,与中国银行、国开行、中国农业银行为代表共1911家债权人展开了极为艰苦的谈判。

  欠债还钱,固然天经地义;国情、省情、企情也从来大有市场。“但是”之前都是废话,这大概是长达10个月内双方谨记的唯一定律。任谁都知,“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高声亮相背后,是相思局的设计和铁槛寺的弄权。

  对于东北特钢乃至其直接隶属行政管理方,债转股自然是最欲谋求的方案。“30%债务分三年偿付,其他转成重整后企业股份”的说法应时出炉。资产还在表内,不只继续消耗高昂的资本金,风险权重更在400%至1250%之间—哪有这等便宜事?!这是不愿当冤大头者直着嗓子的抱怨。

  奇特一景出现,有债权人为迫使对手放弃所谓幻想,甚至向证监会、银监会和国家发改委动议暂停审核辽宁地区所有企业债券发行,同时促请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指令成员单位罢买该省所有债券。

  手心手背,看着办吧。

  其实锱铢必较的两方都有软肋。

  尽管企业一直处于开工状态,但自2014年3季度后东北特钢一直未能提交经过独立第三方审核的财务报表,有关其真实债务—一种普遍说法是700亿元,也一直成谜。与此同时,面对长期不景气的钢铁市场及企业下属两万员工的出路问题,亦始终让官员们为难。经历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因大下岗引发的种种事端,当地官员均希望“往事不要再提”。

  债权人一方则又分叉两个阵营。卷入其中的券商及理财机构只是指望尽可能清偿那些资管计划的投资人,从而令自身以最小代价脱身。麻烦的是银行家,显然他们担心广西有色或熔盛重工的噩梦再度降临。

  前者最终破产了事,债权人的清偿率竟是尘埃中的3.18%。而当熔盛重工摇身变为华荣能源后,所有债权变成了171亿股股票,全体债权人银行也就此不幸持有了71.27%股份。股票价值几何?香港市场最近数据:每股0.445港元。

  有意味的是,担纲东北特钢债委会首席代表的中国银行,恰是华荣能源的最大单一股东。

  博弈,一场“瞪眼睛”比赛,胜负往往取决于最后一秒的坚持。既然破产清算、全额或大比例债转股均非选项,两害相权取其轻,以破产重整名义保留东北特钢实体存在,寻求同业中真正具备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入局执掌经营权,同步勾销部分债务并将剩余的有限债务转化为股份,就变成双方的最大公约数。

  谁来扮演接盘侠?

  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谁来扮演接盘侠?在“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舆论环境下,以何种方式能让新东家心甘情愿慷慨解囊而不怕化身焐热蛇的农夫?最关键的,这个踏着七色云彩的武士必须为双方同时接受,也得令刚结束动荡期的辽省官方放心。

  都说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何况此番来的已非“客人”,清扫工作并不那么容易。更重要的是,牵涉其中的多个利益方多少还有自己的九九在反复盘算。

  所以,东北特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下属大连特钢有限责任公司以及东北特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成了重整实体,而2004年合并入东北特钢集团的北满特钢和抚顺特钢被排除在外。

  之于前者的剥离非常好理解:业绩过差,只会增加债务基数从而加大重整难度。而后者的离席却十分微妙。抚顺特钢是东北特钢旗下资产质量最佳也是唯一一个上市平台,此前辽宁省国资系统通过东北特钢持有其38.22%控制性股权。也正是因为该块资产模样端正,在发生企业债兑付危机后,上述股权被率先冻结。毫无疑问,不到万不得已,辽宁官方不愿放弃。

  从4月10日到5月10日两次“最后时限”被迫延期,直至7月10日沙钢股份正式刊出公告,表示将以44.62亿元接手东北特钢43%股权,被高盛公司称为“史无前例的破产重整”,才眉眼清晰起来。至于8月8日将重整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3天后经大连中院批准,已然是一种形式流程了。

  然而,真的就如《辽宁日报》在8月14日发表文章所称是一次“破产法挽救困境企业的成功案例”吗?以最终东北特钢被确认的103.77亿估值看,堤外看不见的损失极其巨大,且各方所承受的利益让渡也依旧讳莫如深。否则,断不会出现18.8%的重整方案反对票。

  市场人士注意到,代表辽宁国资的本钢集团在7月7日—较沙钢公告提前3天即抢先申明将投资10.38亿元获得东北特钢10%股权。抢闸背后是否有着更多的意味,各方对此理解不一。同时,7月30日东北特钢仍然高调表示此次只有6.27%债权人才能得到清偿的潜台词又是什么?

  有观察家指出,必须注意钢铁市场行情回暖给角力双方心理带来的变化。当一吨螺纹钢的利润高达1000元,同省鞍钢股份2017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暴增507.67%至18.63亿元时,辽宁方面的谈判强硬度很可能大幅增加。

  关键问题只有一个:抚顺特钢38.22%股权的归属。

  这才是9月12日那份“多余”公告的弦外之音。沙钢股份是日正式表示已“间接控制抚顺特钢”,短短八个字,以后者目前市值计算价值34亿。换一种算法,也就是说此前拿下破产重整三家公司的实际代价,只有10亿元。

  赌注已下赌局并未终结

  仅从账面计算,或许这是一笔划得来的交易。不过问题没有这般简单。沙钢此番闯关东究竟是出于昔日规模扩张的惯性冲动还是另有打算?有沙钢高层曾暧昧回应外界乃“基于经济和政治双重考虑”。

  需要留意几个事实:尽管沙钢集团的年产量目前居于中国第三—次于宝武集团和河北钢铁集团,但距排名第四的鞍钢仅领先5万吨。今年上半年该集团获得58.6亿元净利润,可328元吨钢利润较津西集团、普阳钢铁和山西石横特钢的445元、619元及711元大为逊色。

  有迹象表明,在过去数年间,沙钢已一改之前做派,对钢铁主业只是采取维系守势。据准确信源透露,早在2010-2011年期间,沈文荣与上海宝钢秘密进行了现金加股权的资产出售计划,是时沙钢主业估值高达逾600亿元,最终仅因价格未能谈拢作罢。“只差了几十亿,若是成事,沈很可能已是宝钢最大单一股东了。”知情人士表示。

  之后,沈氏与中科招商合作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展示了相当企图心。而在2015年后,沙钢集团又将重心锁定在IDC数据中心产业,更联合中航信托、平安集团等以24亿英镑购入英国亿万富翁鲁本兄弟手中欧洲最大第三方数据中心公司Glabal Switch 49%股权,同时计划将这笔资产作价258亿元人民币注入沙钢股份。

  虽然对于该次收购行为是否归列高科技领域众说纷纭—GS公司70%收入源于其位于全球十座核心城市放置机柜的30万平米大楼的租金,某种意义上,这更像是一笔特殊性质的房地产投资。但做大非钢业务的主旋律,已然响起。

  为了这笔生意成事,沙钢股份过去33个月内有超一半时间一直处于停牌状态,也正是在如此敏感时刻,沈文荣与一年前接替其出任集团董事长宝座的长公子沈彬毅然在钢铁行业杀了一个回马枪。

  不妨再送上一个花絮。此次介入东北特钢的主体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而沈本人以70.53%股份成为当仁不让的“大老板”,由此“老沙皇”进而成为东北特钢和抚顺特钢的实际控制人和间接控制人。

  “别忘了,沈有两位公子,年龄相差九岁,曾有传言称沈对二公子沈谦更为喜欢。”一位接近沙钢集团的人士称。据悉,时年29岁的沈谦此前曾负责沙钢集团期货业务。

  本次入辽当是老父亲的意志,哪怕在沙钢集团目前他只是挂着董事衔。“不排除未来两家上市公司将分立主业、各司其职,毕竟沈已经71岁了。”该人士说。

  辽宁国资全盘退出,顺利控制抚顺特钢,恭喜沈文荣!但赌注已下赌局却并未终结。据悉,已有东北特钢员工对沙钢集团不遵循当地有关规定,未对改制企业下属员工先行解除劳动关系支付补偿金再重新签订劳动合同表示强烈不满。

  震惊全国的吉林通钢7·24事件,才刚刚过去八年而已。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龙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推荐新闻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