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吴卫星:乡村振兴战略之土地流转金融从地票制度创设开始

来源:和讯网 时间:2017-12-20 16:25:40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吴卫星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吴卫星

  12月17日,由和讯网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财经风云榜农金分论坛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盛大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农业金融,价值再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吴卫星为本次论坛做主题演讲。

  他指出,中央十九大报告对金融、资本进入农业农村是持鼓励的态度,并不断完善各种制度,土地确权工作做得好的话,相信土地流转会给未来农地资本化带来很大的助力,可能会给农村带来一次更大程度的飞跃。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吴卫星:大家好!几年前我指导一个学生做个研究。学生问我研究什么。我说你家里发生什么事儿?他说我家在重庆,地票比较流行。我说你说说地票吧。我们做的其实并不怎么好,但我们做那篇论文就很快获得了全国挑战杯的一等奖。可能当时评委也注意到了地票制度对中国制度重要的创新。下面分享我们在研究中的一些想法。十九大,习总书记一再强调乡村振兴,而且强调中国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几处地方都提到了完善农村承包制度,特别强调第二轮农地承包制度之后再承包三十年,就是又有三十年的空间让我们发展。看起来30年不变,过去的事情让它再发生一次,实际给我们未来的金融创新埋下了很重要的伏笔,我们的金融、资本进入农村。刚才刘主任提到怎么样提高农村金融资产的属性,十九大报告中做了很多的铺垫。

  农地改革,1983年,中央有个文件《当前中国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这个文件谈到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是几乎每个稍微年纪大一点的中国人都知道,这改变了中国农村的面貌,中国农民的积极性迅速提高起来了。怎么样强调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都不过分。1984年、1993年不断通过中央一号文件、法律文件,中央文件指示把这些制度固化下来,而且形成历史经验,并在进一步推广。这是20世纪80-90年代中国农地改革。

  21世纪以来,中国农业改革做了什么改变呢?把农村资产金融属性给创造出来、维护下来。《物权法》首次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定为用益物权,这是可以转让的。2003年-2016年这些文件都一再强调农村土地经营权可以和所有权,承包权分离,这样分离可以转让,形成一个金融产品。

  为什么这个比较重要?我们有个大背景就是中国的城镇化,中国的城镇化在过去十几年内是个直线上升的过程,联合国经济社会署预测中国未来会有十亿人会在城镇生活。也就是大量农村人口会转移到城市或城镇。这些人口生产经营活动和原来的宅基地、耕地慢慢脱离开来,我们有个人口流动的过程,资源配置的过程。城市人口急剧上升,农村人口在下降,也就是说人口解救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时候资源配置是不是也应该发生变化呢?我们资源配置也在发生变化。

  这是土地流转情况,2007年6000多万到2016年的4.7亿亩流转,大概30%的土地都在流转。但这个流转的制度。流转可以有很多方式,比如政府来流转,政府说我把这个土地分给谁就分给谁了,也可以农民自己流转,怎么样的流转是有效率的流转,让土地更有效率的使用,这是更有挑战性的话题。怎么样让这些土地一有效率,二不要太细碎化,适应未来农业可以规模化经营。这是金融可以做的很多事情,而且这个金融做的可以使政府得利,农民得利,企业都要得利,怎么样让土地金融属性发挥作用的话,这是值得探索的话题。

  现在许多地方做了金融创新,重庆地票制度、土地信托、土地银行以及其他土地流转金融模式引起了注意,而且很多获得了成功,当然,在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也给未来金融创新留下了很多空间。

  地票制度。过去的建设用地基本是靠国家来批准,再给你一个城市,再给你一个区域,再给你土地建设的指标。重庆创新的制度是说,不管你在马儿,只要你把原来的宅基地,荒废的土地重新开发了,复垦成耕地了,你可以把这个耕地拿去到市场上卖,种一个地票去卖。买地票的人在城市开发土地,没有指标,就可以买地票。通过政府招拍挂买卖,就突破了城市建设用地指标的限制。某种程度上也打破了农村和城市的二元结构,原来只有城市的土地在买卖中可以赚取很高的价格,可以帮助城市居民获得财富,现在农村居民也可以了。但城市的发展需要建设用地,但如果直接就从周围来整地的话,一是损害了耕地,刚才翟主任也说了我们整个耕地缺口非常大,20%的缺口。如果这时候只是划拨土地,在周围整地对企业的福利也是不利的,企业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土地指标。地票对参与各方都是多赢的格局。

  这是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很重要的探索,特别有利于建立统一的市场,同时也非常有利于耕地的保护。对城市和农村收入和财富差距的降低也是有帮助的,边缘农村农民也可以享受城市化进程的好处,缓解了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当然,问题还是很多,主要的问题,是,在企业拿到地票之后,他去寻找土地,但这个土地还要去拍卖。这个土地指标拿到以后还会不会有政府规划问题,市场化机制和政府机制两个冲突还是挺大的,企业愿不愿意花很高的价格买这个地票,是个问题。还有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担心腐败和投机的问题因为很多宅基地复垦的话,这个复垦的土地有没有达到耕地的标准,当地政府说了算,这有没有猫腻都是值得探索的问题,我们有没有机制帮助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地票问题。

  第二,土地信托。

  土地信托有两种模式,一是中信安徽苏州的模式,土地慢慢层层上交,把经营权上交给县乡镇去镇政府,再上交到区政府,由区政府把土地打包给中信,中信再委托给种田的能手来进行经营。最后经营的收益由几家,政府也分,中信也分,最后再分到农民,也是希望从这个过程中通过这个过程中,集约化经营和规模化经营使得土地收益增加,各方面都得利。

  两个合作社的模式,这是北京、江苏无锡的合作模式,这是两个合作社,首先土地拥有者做一个合作社,土地使用者做一个合作社,中介机构从中搭台,这两个模式其实固有的特点,原来我要把农民土地拿下来进行规模化经营时,要和农民一个个去谈,这个成本就很高了,很少有企业愿意做这个事情,做成合作社制度之后,成本降低了,规模化经营效益就凸显,使得农民真正通过土地经营权转让获得比较高的收益。这个模式的困难点主要在于法律制度不保护,很多转让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在立法方面要能够给土地流转做很多工作。还有一个困难点,合作过程中,本来这个土地只能做耕地,但过程中有些土地的使用性质发生了变化,这也是违法的。我们应该放开还是不应该放开,这应该是农业部的领导应该考虑的事情。

  土地银行。

  大家把土地的土地存到一个金融机构,就相当于存款一样把钱存到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把钱贷给资金使用方,农户把承包的土地存到土地银行,土地银行再贷给土地使用方。这个好处也是一样,重要的是避免了土地的使用方一对一和农户打交道,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当然,土地银行在存入和贷出过程中也赚差价,也有收益。如果市场化程度比较高,做得越来越好的话,农民的收益也远远高于自己尊重或私下转让带来的收益。农民也是得利的。这是法律法规和内容结构会出现问题,包括土地使用也会出现问题。

  互联网金融。

  最近也出现了互联网金融,主要是农村、农民没有信用资产,没法获得信贷。如果把他们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获得信贷是个渠道,确实帮助农村农民经营方面,互联网金融确实起到作用。这里也有问题,农民往往能够理性地看待自己经营权的价值,他很容易就把自己的土地、宅基地抵押卖掉,如果他们失去土地的话,未来他们的生活保障在哪儿?保险设计,农民真的离开土地以后是不是真的需要土地,这都是很值得探索的问题。

  关于土地流转的问题,财政花了很多的精力做土地流转、发挥土地金融属性的条件,主要是要做土地整理工作。很多地方也在尝试PPP的方式,因为完全依靠财政资金,财政的压力非常大。而企业有信息的优势,企业会有技术、资金方面的优势,让企业和政府一起完成基础条件的建设,这也是和各个地方在做的事情。效果很好,政府有福利,也代表政府的公信力,企业生产方面也有优势,募集资金,让农村进一步发展会更快一点,这也是非常值得探索的地方。在未来,中央十九大报告里对金融、资本进入农村是持鼓励的态度,并不断在各种制度方面,特别是刚才刘主任说的确权,农村土地经营权、金融的确权工作做得好的话,相信土地流转会给未来农地资本化带来很大的助力,可能会给农村带来一次更大程度的飞跃。

  相信我们的金融机构、资本金融农村也会有所收获,当然是在政府帮助下。我们期待一个问题,政府一定要把自己的行为固化起来,金融如果在农村推不下去,最主要的难点当然也在于它的周期比较长,风险比较大,更重要的是,很多东西是不标准的,不标准的话,金融很难给未来的现金流定价,金融在农村里就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政府需要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谢谢!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晴天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